KC帝国
最新主题
» 【求助】来学习下论坛知识,求指导的说~
周三 七月 11, 2012 10:36 pm 由 海马艾儿

» 新人报道啊!!各位浮出来啊!!
周六 六月 09, 2012 11:31 pm 由 hosiko

» [原創][海城BL] 酒醉(完
周日 八月 28, 2011 8:27 am 由 AKASAYA

» 【游戏王】【表海+王塞】人格分裂也不全是不好的
周一 六月 13, 2011 10:34 pm 由 qaz90302

» 2010社长快乐嘤嘤嘤!
周一 十月 25, 2010 4:20 pm 由 canal

» 【我不是新人】ORZ
周五 十月 08, 2010 12:12 am 由 lanee

» 新人~~XDDD
周日 九月 05, 2010 10:53 am 由 canal

» 【格式】新人报道——神马的能吃嚒
周一 八月 02, 2010 2:21 pm 由 

» 【09社长庆生文/片段】前段时间Y 的 图书馆随手文
周日 八月 01, 2010 1:06 pm 由 byakuya6

合作伙伴


[暗海][短篇完结]梦

向下

[暗海][短篇完结]梦

帖子 由 梅加耶拉 于 周一 一月 18, 2010 9:19 pm

伪非一枚,献丑了>''<
一小时速成,BUG内涵,人物扭曲走型有。
------------
暗海·梦

——那是一瞬间的事情。

亚图姆自梦中醒来睁开眼睛时,床头闹钟的指针已经超过了七点。
翻个身,过了大约半分钟之后,亚图姆才以手为支撑在床上坐了起来。
他感到相当的困惑。
平日不都是伙伴么,今天占据这个身体的却是自己……?
更让他不解的是,无论在心中如何呼唤,亚图姆都感受不到任何一丝这个身体主人的回应与气息。
发生了什么?思考这个问题,原本想多少找到一点头绪的亚图姆在发现分针指向一刻之后还是选择了暂时的放弃。
既然是伙伴的身体,那学校就是不能不去的。
穿好衣服下了楼,伙伴的爷爷在发现自己面前的不是自己的孙子而是他时显得很吃惊,只是一会儿就恢复了常态,也没问亚图姆这是为什么。
这老人家的适应力真是强……在不恰当的地方佩服着,亚图姆吃完早餐出了门。

去学校的路上也没发生什么,这让亚图姆更加费解:到底他应该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像那老人一样去适应……?
他想了想,觉得好像不大可能。但亚图姆也想不出为什么,似乎找不到对应方法才是最佳的方式,挺可笑的。
到了学校,海马罕见地上了课,看见亚图姆而非游戏的一瞬间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但也没说什么,反而是城之内闹开了。什么今天这是怎么了一类的问题一股脑砸向亚图姆,一点思考回答的时间都没有。
还好最后城之内自己有所察觉止住了提问,提议来决斗转换下心情。
这有什么可转换心情的,虽然的确很麻烦……想是这样,亚图姆也没有反对这个提议。
将牌组拿在手中,一种奇特的昏厥感袭击了亚图姆,一失手,牌组落了一地,人按住头。
眼前的景物与人都模糊了,亚图姆头痛欲裂。
同伴都关心地问他怎么了,听在耳中却是沙沙一片,吵得头更痛,脑中几乎是空白的。
最后这种感觉还是离开了亚图姆,将牌组拾好、对旁人表示没什么,亚图姆突然注意到在这期间海马一直沉默着。
太异常了。
这难道是什么陷阱?忍不住思考某种可能性但对于找不出缘由还是有所自觉的亚图姆最后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与城之内的决斗上。
他想,只要这样决斗下去就一定会出现结果的,从最开始亚图姆就坚信这一点,生命以及世界都不曾改变。

与城之内的战斗结束得很快,战意被撩起的亚图姆有些遗憾。
以城之内的实力而言虽说是输,却也不至于输得如此之快,实在让人大感意外。不,是让亚图姆大感意外。不过这份意外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因为接下来海马拿出他的牌组表示由他来做亚图姆的决斗对手。
但从头到尾海马依旧一言不发,连他的表示都只是用动作进行。
亚图姆接受了,他认为的确找不出在场人中比海马更更好的决斗者人选,但同时他也在心中为这场决斗保留了他的疑问。
他无法不提高警惕,因为他已经见到了太多的异常之处。不过他知道没有比决斗更好的方法了,所以倒也不太担心。
因为他将是赢的那一方,亚图姆知道。

得到亚图姆决斗承诺的海马第一次开口说了话,他要求换个场所。
声音有些奇怪,亚图姆注意到了,但他没说什么。他在想海马不是那么容易被环境左右的人,这个提议有些古怪。不过亚图姆最后还是接受了,因为他无所谓。
海马指定的新的决斗地点在校门口,前往这里的过程中城之内等人表示有事就纷纷先走了一步,结果最后变成了亚图姆与海马两人。
海马依旧沉默,亚图姆已经不在意这点了,他发现更为奇怪的是学校:分明是放学时间,学校却安静得像是半夜,完全没有人声。
亚图姆有些想算算这是他第几次感到的不对劲,耳中却传来海马的声音,原来他们已经到了决斗的地点。
那就开始吧,亚图姆想,只有这样才会有结果。
他知道事情一贯如此,没有必要再感到奇怪。
伸手抽牌,亚图姆明白,他想要了解的那个事实就在前方,所以他必须赢,必须到那里去。

一直以来亚图姆都认为海马是个强劲的对手,海马对他也有着相同的看法,因而对于在与海马的决斗中能速战速决这样的事情亚图姆不曾想过,但希望对方的LP比自己更少,则是比较现实也容易实现的。而现在,他的期望正在实现。
前几回合两人都没有太大的动作,攻击防御陷阱,该做的准备他们都在做,几次交手下来海马的LP只比亚图姆少了400。
不会一直如此的,这点他们两人都知道,而正如他们所想,顷刻间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海马***了青眼白龙,亚图姆则抽到了黑魔导的牌。
罕见地,亚图姆犹豫了。
对于海马的攻击以及其之后的行动,亚图姆不是无法解读,他也有自己的对策,但没有由来的,涌动在心头的不安占据了上风。
应该***吗,还是说留一手看海马的动静?难以做出决定,亚图姆将视线转向了海马,吃了一惊。
海马的面容竟然发生了变化,不,还不止面容,人也好像缩水般缩小了。现在站在亚图姆对面的,是那个最开始时的海马,个子不高穿着制服,脸色阴沉地看着亚图姆。
而且变化还在继续,海马继续变矮,脸部的表情也被稚嫩的感觉充满。竟然是幼时的海马,亚图姆对此感到的不止吃惊,无意中他将黑魔导放在了卡盘上,熟悉的声音让他回了神。
怎么回事?
疑问停留在嘴边,亚图姆感到怪异的现象再次发生了。
头痛又一次占据了全部感觉,过于强烈的痛感让亚图姆用手抱住了头蹲了下去,牌组再次散了一地。
亚图姆努力睁开眼去看发生了什么,不同于刚才的模糊,这次他看得很清楚:背景的学校变得淡了,模糊之后开始风化,深邃黝黑的空间逐渐取代学校的位置。
来到他面前、注视着他的,是身着古代服饰、亚图姆并不认识却又感到极为熟悉的人,只是他的模样与海马没有什么区别。
痛苦淡了,亚图姆没有开口,盯着面前的这个人,听他呼唤一声王,再见他又回复成海马的模样。
亚图姆想起什么,他准备说话,耳边传来又一声王的呼唤,他转过了头。
是黑魔导,模样也同样发生了变化:和刚才海马相同的古代装束,还有同样的,相似也不同的面孔。
亚图姆挪回了自己的视线。他看到在他面前的,是海马。是那个学生、社长、自己的对手。
他看着海马,海马也看着他。
最后亚图姆笑了,海马的影像也渐渐被吹走,身边没有了人,只有他一人被留在这黑暗的空间,维持着刚才的姿势。
亚图姆低头,看着之前不知何时握在手上的牌,死者复生。
他想起来了。
三千年的时光没有劲头,这个梦也没有劲头,但它们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他还残留着思念与牵挂,但正如伙伴没有或者说无法回应他一样,他并不属于这里,死者永无法复生。
亚图姆放下了那张牌,他知道他必须回去。
他站了起来,眼前是茫茫的白光,亚图姆张开手,坦然地迎向他的未来与过去。

-END-

梅加耶拉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0-01-1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