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帝国
最新主题
» 【求助】来学习下论坛知识,求指导的说~
周三 七月 11, 2012 10:36 pm 由 海马艾儿

» 新人报道啊!!各位浮出来啊!!
周六 六月 09, 2012 11:31 pm 由 hosiko

» [原創][海城BL] 酒醉(完
周日 八月 28, 2011 8:27 am 由 AKASAYA

» 【游戏王】【表海+王塞】人格分裂也不全是不好的
周一 六月 13, 2011 10:34 pm 由 qaz90302

» 2010社长快乐嘤嘤嘤!
周一 十月 25, 2010 4:20 pm 由 canal

» 【我不是新人】ORZ
周五 十月 08, 2010 12:12 am 由 lanee

» 新人~~XDDD
周日 九月 05, 2010 10:53 am 由 canal

» 【格式】新人报道——神马的能吃嚒
周一 八月 02, 2010 2:21 pm 由 

» 【09社长庆生文/片段】前段时间Y 的 图书馆随手文
周日 八月 01, 2010 1:06 pm 由 byakuya6

合作伙伴


[风舞2周年活动][塞法]Once

向下

[风舞2周年活动][塞法]Once

帖子 由  于 周三 一月 20, 2010 1:01 am

这还得弄个英文名字出来- -

咱还是喜欢叫这文"曾经"



有风吹过国境。

像是往常所有无所事事时候喜欢做的事一样,阿图姆坐在皇宫最高处的的屋顶上,看葡萄酒的汁液在自己的指间,呈现出一种奇异的颜色,滴落在胸前的千年积木上,沿着黄金的色泽缓缓滑下。
他觉得有些累,也记不得是第几天了,更忘记了最近的那次是哪天,就坐在这儿,皇宫的最高处,看残阳西沉,血一样的光线,染红空气中青草的清甜。 
视野所能见的,是整个18王朝辉煌的底比斯,火光璀璨而疯狂地燃烧。

他喜欢这样注视着自己的都城。
听那女人的声线,圆润嘹亮,缓步抵达高潮的顶端。

“不想尝一口吗?”微笑着转回头,阿图姆对着缓步走向自己的男人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眼睛清晰地捕捉到那张轮廓英俊的脸上尼罗河都渗透不了的深深幽蓝。
很漂亮,瑰丽得纤尘不染,在很多时候却是一种近乎月光的奢白。
“我不记得您喜欢甜葡萄酒。”塞特用和平时无异样的语气说。
“偶尔会喜欢吧,尤其是这段时间。”感觉到那个男人吐息间那种特有的,曾经在圣殿中才感觉得到的冰冷芬芳,正在把自己一层一层冉冉浸没。
“况且,他们也只有甜葡萄酒了,这段时间大家都喜欢,”

他是法老,但是也很难洞察塞特的不动声色。
所以也只能很无奈地诚实回答。
在苦涩的日子里,甜蜜是一种怎样的奢望。

生存,很多时候是为了梦想和希望,追逐着,一次又一次的,为自己的目标制造许多阴谋与假象。
有最正统的皇族血液的阿图姆和塞特对这些,是最了解的。
所以才会觉得,自己脚下似乎永远踩着无数尸体,即使是站在大地上,依然无法有完全的安全感。
因为最纯粹的血液,本身就是为了面对不纯粹而存在的。

像阿图姆的人生,先是因为被迫,再是成为习惯。
而塞特的坦然,则逐渐形成了某一种近乎冷酷的漠然。


他站起来,有些摇晃,塞特走过去扶住君王的身体。
“虽然似乎是有些醉了,但是我似乎还没到需要你扶的地步。”阿图姆像是对自己说一般,自嘲地笑着。
“您是这几天太累太虚弱了。”塞特的口气若有似无地带着点讽刺。
那些风穿过国境,他们闻到淡淡的血腥味。
而渺茫却热烈的歌声如水,在四周倾泻,又像是在火光里沸腾。
帝国最尊贵的血液,呈现给同一双眼睛以不同的颜色。
阿图姆说真奇怪,为什么我小时候的眼睛是紫罗兰色的。
塞特沉默着看向阿图姆,那种宛若红宝石一样华贵高傲的色泽在夜色里悄然灼烧着,像这个帝国一样因为灼烧而更加辉煌。
“因为现在是被血液浸红的。”他缓慢地开口回答,“属于殉道者,还有背叛者。”
蓝色的眼睛很清澈,瑰丽奢华得一尘不染,长长的睫毛垂下来,投进深深的阴影。
塞特的语气是皇族特有的尊贵与柔软,他一只手扶着帝国虚弱却足以操控神的君主,一只手点燃了墙边的火把,墙壁上浮华奢靡的宫廷壁画顿时清晰了起来。
他对自己的占有,强烈又不着痕迹。

他们对这里的一切都非常熟悉,走进那个欢腾的大殿时,仿佛又回到了过去。
这些黄金与景泰蓝筑就的华美与辉煌,宫廷内往昔的绝对权威与冷漠都被镀上一层糜奢的浮华,欢声笑语的人们,酒杯被举起来,国王举办的盛大宴会,为苦涩里难能的甜蜜。 
羽毛艳丽的孔雀现在被长矛贯穿,在火上翻转着炙烤,冒着油汁与热气。
美丽的,现在是美味的。
宫廷里出身高贵教养良好的侍女都穿着平身最美丽的衣群,首饰反照着欢腾火光,那些滚烫而嘹亮的气息盘旋而上,在宫廷巨大的露天广场里,明亮欢快的火光里,女子美丽的轻纱飞扬起来,她们和着乐器唱出欢快激烈的歌曲,柔软的腰肢舒展开来,撩人地在近乎透明的裙纱中翩跹起舞,酒杯被打翻了,红色的葡萄酒像血一样流淌,在贵族们上好衣群上肆无忌惮地渲染。
他们的眼睛似乎遗忘掉了悲伤与怜悯。
灵魂都要随着这欢乐远远飞走。
我似乎又想起第一次与你相见时的场景,那举杯同醉的美丽瞬间。

这是一个高贵的年代,滋养了高傲的灵魂。
想起多少个日夜,黄金的台阶上,君王与神官缓步拾级而上。

那代表神圣与至尊的皇权,可不可以为为一张动人的脸,而倾其所有。

因为他对于我,只是一个沉重到无法摆脱的羁绊。

天空是永恒的夜色,大家都忘记了是哪一天,日落后就再也没有升起。
也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火光是无法照亮那么遥远的天际的。

放眼过去,黑暗似乎成了恒久。

阿图姆和塞特穿过狂欢的人群,静默地行走。
酒醉的贵族忘记了行礼,他们微笑着,一个妆容精致艳丽的女子端起酒杯向君王和大神官敬酒,却醉得洒了自己一身。
她也只是吃吃地笑着,捡起旁边的孔雀羽毛别在衣服上。
这都是些多么艳丽的颜色...........

“塞特,你说,这真的应该是末日人民的表现吗?”阿图姆在走出宫殿的一刹那深深地松了口气,那浮糜又沉醉的气息让他很不舒服。

他很是想保持清醒。
清醒地生存,清醒地死亡。
清醒地看着陪伴自己的深蓝。
“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们也可以投身到那样的欢乐里。”塞特半闭着眼睛靠在一块断墙上,上面可以看到非常精致美丽的花纹。 jG5HW*>k0
阿图姆深深地向前望过去,那个宫廷里无数热切目光追寻的男人,塞特就如同一座英俊桀骜的雕塑,处在风华正茂的年代,沉浸着所有高华的传说,阿图姆却觉得,自己能在对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那雕塑虽然深刻,却已经融合进岁月沧桑的冷漠。

有时候,人并不是为了自己而长大,更多的是时间。

他们说,人如果总想着过去,就不能在这世界上走得太远。

可是最近我总是想起很多过去的很多事情,即使我不去想,他们也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远处,黑暗如无止境的水波,而更深更浓的阴影正在向这里快速地移动。

遍地尸骸残垣断瓦。
宫廷里愉快嘹亮的高歌…………
国王设下的盛大宴会,有多少明亮而华丽的灵魂歌舞升平。

毁灭之前最后的狂欢。
眼睛里是冷洌的温柔。


到底在什么年代,才可以让权谋不再深沉,杀戮不再残忍,死亡也能成为新的希望。
“你知道吗,塞特,”阿图姆说,“我昨天梦到了许多人。”
“在梦里我看到艾西斯,马哈特,西蒙,夏迪……有很多人。他们来看我,不说话,只是看着我。”
塞特默然地听着,不动声色。 ?
“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塞特?”
“陛下,您可以不用说下去了。”塞特打断了阿图姆,他的口气有点像马哈特死时的嘲讽。
却很是悲哀。
阿图姆没有去看他的表情,却知道应该是什么表情。 
那已经无数次所见的,幽深的蓝色沉沉笼罩下来,一种多少人望穿秋水却无力顾盼的孤独。

他们径直往前看去,仿佛破碎的尸体只是普通的尘埃。
脚下已经踩了多少,才抵达这能与神匹敌的高峰。
底比斯黄金与或光的辉煌。

那个梦代表着,死亡。

“神明祝福您永生。”塞特说。
“塞特,你这句话很讽刺。”
我眼睛里有多少殉道者与背叛者的血液?
层层浸染,帝国的统治者,其实最没有权力要求获得永生。


但是那个梦里没有你,塞特。
你是一个怎样重要的存在,帝国的继承者,最纯粹的血液。 

这世界是不是真的有地老天荒,海枯石烂,至死不渝。
如果,能在以后……
不被帝国与责任牵涉。
能和你一起,沐浴在晨曦中,带着心中的信仰,自由而安宁地仰望……虽然我惧怕那时候,你已经不再是你,我,也已经不再是我。

虽然你总是在嘲讽,坚持固执地守护着记忆里的温暖,或是曾经的山盟海誓,真的是愚蠢得很,因为生活本身就是一场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命运究竟给你安排了什么。

阿图姆说,这其实不是埃及的末日,这是埃及君主的末日。
塞特看到君王胸前的千年积木闪出了光。 
他又闻到了浓烈的血腥。
“塞特,我总觉得,很累。”
歌声戛然而止。
多少目光殷切悲哀的顾盼。

我是如此的寂寞,从我降生伊始……

要把这个帝国更漂亮地守护下去…………
哪怕牺牲掉如同神明一般的君主。
那位君主的眼睛是用血液层层浸染而成的,红宝石一样璀璨而残忍。

塞特眼睁睁地看着,没有阻止,没有眼泪,他只是不动声色地看着这道光芒灼烧过自己的眼眸。
他的眼里是连尼罗河都渗透不了的湛蓝。

而如果我的拥抱能让您安静地休息…………
而您哪怕连这样简单的要求也从未提过。
那双深蓝就这样凝视远方,寻找最深邃的纯黑。
最后一天,君主就是这样离开他,走进黑暗。

很多人在你的生命中,只是一道犀利而冰冷的光,无声无息地归于寂寞,最后破空而去。

你本身就属光,而他,终究是那无尽的黑暗。

横躺的尸骸
躯体已化为沙尘
没有黄金没有剑
只有时间的剑鞘包围着身躯
尸骸上没有法老王的名字

时间是灵魂的战场
我呐喊着
决斗之诗
朋友之词
引领我
到那非常遥远的灵魂徘徊之地

塞特是在那一刻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个无神论者,在他走之前,或者之后。
只是那一时刻而已。
如果人真的存在,对于灵魂不灭的向往…………
如果回忆真的只是心的错觉…………

您曾经是我的真爱。

但是我那样深刻地感觉到我们会再次相见。
一个辉煌帝国的君主。
虽然在那个时候,你已经不再是你,而我,也已经不再是我。

因为那只是一个关于曾经的故事,站于梦两端的相遇。



END
avatar

帖子数 : 55
注册日期 : 10-01-1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