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帝国
最新主题
» 【求助】来学习下论坛知识,求指导的说~
周三 七月 11, 2012 10:36 pm 由 海马艾儿

» 新人报道啊!!各位浮出来啊!!
周六 六月 09, 2012 11:31 pm 由 hosiko

» [原創][海城BL] 酒醉(完
周日 八月 28, 2011 8:27 am 由 AKASAYA

» 【游戏王】【表海+王塞】人格分裂也不全是不好的
周一 六月 13, 2011 10:34 pm 由 qaz90302

» 2010社长快乐嘤嘤嘤!
周一 十月 25, 2010 4:20 pm 由 canal

» 【我不是新人】ORZ
周五 十月 08, 2010 12:12 am 由 lanee

» 新人~~XDDD
周日 九月 05, 2010 10:53 am 由 canal

» 【格式】新人报道——神马的能吃嚒
周一 八月 02, 2010 2:21 pm 由 

» 【09社长庆生文/片段】前段时间Y 的 图书馆随手文
周日 八月 01, 2010 1:06 pm 由 byakuya6

合作伙伴


[游戏王][暗海]寂しいの声前传——白花

向下

[游戏王][暗海]寂しいの声前传——白花

帖子 由 狗血姬 于 周一 一月 18, 2010 9:16 pm

0.
游戏跨过正殿高高的门槛的时候,濑人正面对着供佛的神台打坐。穿的是祭祀时的白色长和服,下摆在地上拖了老长。游戏走到他身旁坐下,把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
“看。”
那是一束蓝白的小花。花朵才刚开放,沾着露珠开得正嫩。
濑人皱了皱眉,不过还是把花接了过来。
“在哪里采的?”
印象中,村子附近并没有这样的花。
“北面的山上,”好友仿佛完全没有看见他的表情般,答得兴高采烈,“觉得和你好像,所以就采来给你了。”
哪里象了?濑人忍不住再次皱眉。这种一捏就碎的小花,才不会象我。
不过他还是着了魔般把花抓在手里呆呆的看,连游戏在一旁谈天说地也没有注意到。
直到身旁黑衣的少年猛的闭了嘴,跳起身来冲出门去,还被门坎绊了不轻的一下。
他一个激灵,知道父亲要来了。他赶紧把花藏到袖子里,再端端正正的坐好。
年过四十的家主脚步沉重的走过来,看看打坐的儿子,又看了看门外的大院子。然后就一言不发的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这样的场景一直持续到太阳落山,总是一脸笑容的濑人的母亲来喊吃饭才结束。没有和父亲搭话,他低着头一个人跑去洗手。到了池边才猛然停下来,大口的喘气。
然后他才猛然想起袖子里的花。还好没有在半路上掉出来,他懵懵懂懂的想。
接着他发现,花已经全部枯萎了。


他是祭主家的独子,是将来要接下这个家的人。
而父亲的规矩是,不许有朋友。


1.
游戏是个好奇心很强的家伙。
濑人常常说,总有一天你会因为好奇过度死掉的。游戏就回答说,那多值呀,总比什么也不知道的好。而且,要不是好奇的话,我不就不会遇到濑人了吗。
白衣少年总是“哼”一声,然后把话题移开。

村子正后方的那座山,是不准普通人进入的。当然各种各样的传说也是有的,什么吃人鬼啊,狐狸精啊,山神发怒啊,都有声有色不一而同。
濑人后来评价说这充分证明了人的想像力有多无穷无尽。因为那座山其实是祭主本家的,不准人进入只是为了祭祀的需要。
但是也有好奇心旺盛的孩子不听大人的告诫,偷跑进去玩的。
比如游戏8岁的时候,就曾一个人偷偷爬到半山腰。山上树丛茂密,无路可走,小孩子往灌木丛里一钻就没了踪影。因此他就这么阴差阳错的遇到正在修行的濑人。
游戏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濑人正双手握着祭典上跳舞用的一大串铃铛,光着脚在刚能没过脚背的冰凉溪水里练习祭祀上用的动作。那一大串洁白而沉重的银铃随着他的步子发出清脆的响声,在早春的微风中扩散开来。
游戏忍不住从树枝间钻出身子来,开口道,“请问……?”
银铃“哗”的一声落入溪水中。

2.
村子里每隔五年就会举行一次祭祀。
要把一个17岁的孩子活活杀死,作为献给村神的祭品,然后投入祭台前的那个大坑里去。
而做这件事的自然是每一代的祭主。
濑人第一次看父亲举行仪式的时候,正是他七岁那年。那时他只是握着母亲的大手,远远的站在祭台下,看着父亲做完所有事情。
那时他还什么都不懂。
第二次的时候他已经十二岁,站在祭台上端着用来摆放器具的盘子。盘子里垫着大红的纱巾,衬得银晃晃的器具苍白耀眼。他木然的看着父亲把大他五岁的一个女孩放到祭台上,女孩一直在哭着哀求父亲救救她,然而父亲好像没有听见一般,绑好她的手脚,然后举起短刀对着她的胸口插了进去。濑人看见女孩的身体抽搐了一下。父亲随后便把刀拔了出来,血喷得老高,溅得那女孩一身都是。
他浑身一颤。



3.
细白的手指绕过红线,缠得密密实实。濑人坐在大厅里,把祭具拿起来,又放下。就这么反反复复的玩弄。
仿佛打从出生开始就在等待这一刻一般,他突然觉得难以言喻的焦躁不安。
17岁的夏日和池里的荷花一同开放。轮到他举起刀的日子也渐渐逼近。
而将要被这把刀穿透的胸膛,又将要是谁的呢。

“是那孩子吧?”
他突然听到母亲在门边小声的说。
“是的,”父亲也小小声的回答着,“他正好合适,大家也都会高兴不是吗。”
“确实呢……那个招灾招难的孩子,还是死掉最让人省心……作为祭品死去,也该没有什么遗憾了吧?”
“神也会高兴的吧?”
濑人的瞳孔猛的收紧。
父亲要告诉他的,正是今年祭品的人选。

木门在母亲道过晚安后无声的合上。濑人往床上一倒,睁着双眼望着天井外漆黑的夜空。
已经不知道心脏是跳得太快还是没有在跳了。
为什么……是他?
父亲告诉他的那个名字。他要杀死的第一个人。
命运之神就是如此的爱开玩笑。
而他连该向谁述说都不知道。
但有一件事是非常清楚的。
哪怕是让他献上所有,来换回那个人的性命,他也愿意。

4.
下坠的时候他突然想起很多事情。
就好像以前经历过的所有一齐涌向脑中一般。第一次看烟火,第一次光着脚踩过溪水,第一次得到父亲的称赞,第一次遇到游戏,第一次打碎重要的祭具然后被关在小黑屋里,第一次看到有人被杀死,还有父亲说不许有朋友,游戏从樱花树上摔下来,两个人一起爬上屋顶看星星,血染红了双手的温暖触觉。
还有,他曾经送他的那些白花。花瓣边缘是浅浅的蓝色,柔软而美丽,上面的露珠折射阳光和那个送他花的人的笑颜一样明丽耀眼。
他轻轻闭上了眼睛。

————————————
后记:这个是某个文的前传ORZ
所以看不懂也请别打我[逃走]
为了不把本篇的剧情漏光光所以好多都没法写[跑回来继续说]
请看了的民那桑原谅我……
avatar
狗血姬

帖子数 : 48
注册日期 : 10-01-1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游戏王][暗海]寂しいの声前传——白花

帖子 由 canal 于 周三 一月 20, 2010 10:36 am

混蛋我当年在sj就看到这里这么多年乃还是坑在这里……
avatar
canal

帖子数 : 39
注册日期 : 10-01-1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游戏王][暗海]寂しいの声前传——白花

帖子 由  于 周三 一月 20, 2010 2:30 pm

摸了半天我似乎找到了看回复的地方=口=

于是俺多年前在风舞看到的,现在还是个坑,苍天啊
avatar

帖子数 : 55
注册日期 : 10-01-1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