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帝国
最新主题
» 【求助】来学习下论坛知识,求指导的说~
周三 七月 11, 2012 10:36 pm 由 海马艾儿

» 新人报道啊!!各位浮出来啊!!
周六 六月 09, 2012 11:31 pm 由 hosiko

» [原創][海城BL] 酒醉(完
周日 八月 28, 2011 8:27 am 由 AKASAYA

» 【游戏王】【表海+王塞】人格分裂也不全是不好的
周一 六月 13, 2011 10:34 pm 由 qaz90302

» 2010社长快乐嘤嘤嘤!
周一 十月 25, 2010 4:20 pm 由 canal

» 【我不是新人】ORZ
周五 十月 08, 2010 12:12 am 由 lanee

» 新人~~XDDD
周日 九月 05, 2010 10:53 am 由 canal

» 【格式】新人报道——神马的能吃嚒
周一 八月 02, 2010 2:21 pm 由 

» 【09社长庆生文/片段】前段时间Y 的 图书馆随手文
周日 八月 01, 2010 1:06 pm 由 byakuya6

合作伙伴


【塞法】末路

向下

【塞法】末路

帖子 由 柴刀女 于 周五 二月 12, 2010 8:43 pm

本篇文章送给小布,shuidingdan,魂逝夜,感谢她们给了我一个如此精彩的新世界。
特别是小布,你的出现使我的生活变得如此美好和充盈。




末路

底比斯城的夏季炎热干燥。空气中全是呛鼻的土腥味,明白色的阳光宛如冰冷利器上的反光。
塞特用膳后返回寝宫,他走得很慢,身后的侍从小心的掐算着塞特的步伐,亦步亦趋的跟着。天气燥热得让人食不下咽。然而,就连刚刚吃下的那点少得可怜的食物,此时也在胃袋里翻江倒海的闹腾着。刺目的阳光晃得塞特看不清眼前的道路。白惨惨的茫然。
塞特只感觉有什么人从后面冲过来,扶住自己向前倒下的身躯,接着,是金属落地的声音,似乎是自己的饰品掉了下来。
有人在耳边高声哭喊“法老王”,“陛下”。
在喊自己么,塞特想,还真是吵。



意识清醒过来时,塞特正躺在床上。熏着沉静香料的被褥柔软的簇拥着自己,塞特动了动。
一直安静守在一旁的的王子见塞特醒了,忙走上前去拖住他苍老满是青筋的手,问。
“父王您可好些?”神情焦虑而忧伤,哪里曾见过的。
塞特没有回答,闭眼回想了一下。
“几时了?”
“傍晚,您睡了一下午。”
塞特轻轻点头,嘲讽的想,自己是不行了,居然也沦落到要他人搀扶的地步。
不过就算塞特再怎样的流露出一种近似生命将尽时的疲态与虚弱,他终究都是法老,即使双手然满殉道者与背叛者的鲜血也面不改色的君王。阴绝,狠毒,像狼。一如那位瘦弱却内藏力量的少年王。
塞特更是不能容忍自己的软弱与无力。想到这,他强撑着硬是坐了起来。等恢复了平稳的呼吸,塞特对王子摆摆手,说。
“公文批阅完了么?你去忙吧,我什么大碍。”
王子深知自己父王的秉性,见塞特又能独立坐起来,便放下心,垂下眉目,淡淡地说。
“是,儿臣告退,父王,您好生修养。”
礼毕,转身离开。

此刻,傍晚橙红色的落日余辉斜斜的打在卧室的门口,王子走出去的时候,就像整个人都融进了一片光明里。塞特一直看着,想,这孩子只有走路的姿态像那个人。

倔强的梗着脖劲,笔直的挺起背脊,仿佛可以将整个底比斯都扛于肩头,然而,从逆光的角度来看,却显得更加单薄羸弱。那个人的走路姿态,亚图姆。

塞特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时隔四十余年,自己每次还是能清晰的记起他,甚至,可以在眼前如此鲜明的浮现出这么多年来,自己曾一度想要效仿的,亚图姆走路的姿态。
那如同张开巨大羽翼,将重要之物统统护于身后的傲然姿态。

想着,塞特下床站起来。凭着记忆与感觉,努力试着走了几步,想象着把那城邦揽于身后,自己是护子的雄鹰。可呼吸迅速紊乱,衰老的肉已再承受不起。
自己果然是老了。
所谓力不从心。


塞特重新坐下,平复急促的呼吸,整个寝宫的摆设很符合自己的风格,灰暗的色调与景泰蓝。嵌于黑暗中的高华冷俊,就像自己的那颗严谨有着玲珑七窍的心。然而此时却让塞特觉得憋闷非常,他抓起披风,走向阳台。站在宫殿高处,向下俯视,极目望去,全是自己的土地和人民。
自己的。
塞特勾嘴冷笑,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谁会承认这一切是自己的。至少不会承认这一切是一个叫做“塞特”的男人的。人们认可的且唯一认可的,只有“法老王”。
还真讽刺,塞特想,无疑,亚图姆是幸运的。

塞特一直记得初次遇见亚图姆的那天。他忘了当天的日子,却记得是响晴的天气,阳光出奇的好,连大殿里都很明亮,14岁的王子站在高高的长阶之上,目光越过整齐肃静的人群,笔直的,落在自己的身上。身型瘦小,但是健康。像一只温柔野兽,充满了蓬勃鲜活的生命力,面颊丰俊,眉目葱翠。注定倍受宠爱的孩子,当时,塞特这样想。
事实上,也正如塞特所猜测的,亚图姆一直以来都被太多的人爱着,那心态近乎于宠,亚图姆微笑时,周围所有人的脸孔上都染上喜色,只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令他开心。
所以亚图姆经常弯起嘴角,作为一种莫大的抚慰,即使,他的眼中从来没有笑意。


也许,只有这样的人生才可以称得上完美,塞特想,也正是这样的人往往更能参透生死。因此,才懂得如何用爱去回报他人。

不过,后来塞特就发现自己错了。亚图姆所付出的爱,从没有与他人所给予他的等同过。亚图姆的爱,就像是幽深的井水,深沉,而不动声色。太过巨大的爱,亦是重负。所以当亚图姆的病态浮出于水面时,塞特没有一丝的惊讶。只是从那以后,亚图姆所留给自己的印象只剩两个鲜明的极端。宛如匕首的锋芒般灼人眼目的美感和日日带有微微青色的眼圈的疲惫。而且,亚图姆总是目光飘渺,凝视着遥远的彼方。如贪恋着生死的交界之处。

亚图姆应该在更早之前就接受了自己的命运。王保护了国家,而国家不会保护王。仅此而已。他为他自己的死作了长久的准备。塞特想,自己应该也是他准备中的一部分。
14岁的亚图姆曾对自己笑说,你很适合当一位君王。说的人漫不经心,听者更没有往心里去。谁知很多年后却如谶语立现一般,自己竟真的做了君王。直到坐上王位的那一刻,
塞特才恍然领悟,当时的亚图姆早有预谋。亚图姆将他自己的生命浓缩成一条浅短的掌纹,柔软的弧度,触及不到掌跟,就没了痕迹。那少年王过早的看透了生死。如同一只已经燃过最明亮部分的高烛,静等生命中最后一次的爆芒。
然后,义无返顾的死去。

塞特是知道的。没有阻拦。
为国家,为天下苍生,为这片深爱着的土地。亚图姆策马驰骋,追寻佐克大邪神的暗影。从生者居住的肥沃黑土,到死者长眠的漫漫黄沙。历经疲惫的役役长途。双足惹尽尘埃,血污浸透衣衫,燃尽生命与灵魂,撞击黑暗。不可逆转的奔赴自己宿命,只剩一地破碎的金黄。

不是不知道到他会死,只是没想到他的死会如此突然,在经历了那样凶险壮烈的一战,获得灿烂辉煌后,他会如此迅速的寂灭。但是当亚图姆的死讯传入耳中时,塞特却感到了解脱。

隆重虚假的葬礼举行的异常顺利。原来每个人都为他的死做了太多的准备。看着人们脸上刻意而做作的神情,塞特便很想笑,然而,笑容钩到一半,便动不了了。
再然后,在场的每个人,都看到了那位气质冷傲,容颜高华的,即将成为新法老的神官的泪水。
塞特从未准备自己要为他的死而哭,但不知为什么,泪却是不可抑制的涌出。塞特紧抿着嘴唇,眉目舒展,安静的流泪。呼吸都那么平稳,感觉不象真的。
那是塞特自懂事起,第一次哭泣。安静的几近歇斯底里。

身旁的人不住的劝慰,说,神官与法老感情这般交好,想必法老一定也不希望看到神官如此悲痛。
只有塞特自己知道,如果此时自己不像这样哭出来的话,那么心里的某样东西一定会就这样永远的崩溃掉。再不可收拾。
人们又说,塞特神官曾是已故法老的最忠诚的臣子。如果不让一样有着皇族血统的塞特神官即位的话,那简直就是对已故法老的亵渎。
同样的,依然只有塞特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成为他的臣子的。

塞特时至今日也记的亚图姆践祚的那日。晚宴时分,他与新的年少君王一起溜出了大厅。当时落日金红色余辉带着不可无视的力量,四射着光芒。两人并肩而立。不过,亚图姆当时是站在石台上的。那是在私下里少有的几次中,塞特需要用仰视来看亚图姆。
两人安静的站着,忽然,亚图姆开口了,说。
“塞特,从今天起,我就是法老了。”
塞特略微有些吃力的斜扬起头看向自己新的君王。
夕阳像是给亚图姆全身都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红。焕发光芒的脸庞和流光溢彩的年轻身躯。
目光坚定,恳切。
他说,“我会保护你”。
塞特先是一愣,即而从心底产生了一股怒火。他觉得自己被看轻了,像是受到了侮辱般的不可抑制的愤怒。他心想,我虽然不及您拥有驾御神的力量。但我至少不会弱到要您来庇护。
脸上却面色如常,口中说道,“陛下,承蒙错爱,只怕下官承受不起。您已要为国操劳,不应在为下属分神费心了。”
讲这些话时,塞特一直谦卑有礼的低垂着头,看不到亚图姆的表情,所以他只听到了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亚图姆不适合做王,塞特想,他太过感性,爱憎分明,身为王者,是不应该让人知晓他的喜怒的。


从此以后,他做了他真正的臣子。两人很少私下再有交集。

直到亚图姆病倒。

亚图姆病倒时,塞特尽力提前完成工作后就会陪在亚图姆的身边。一直握着他的手。
亚图姆醒来看见是塞特,便会笑。
“塞特,以前小时你也曾一直握着我的手呢。”
塞特垂下视线。
“那时,您14岁,才过了4年而已。”
“4年么?我却觉得好像已过了三生。”
塞特轻轻放松力道,想收回手,亚图姆却反手握住。
“我喜欢你的温度。”
塞特抿抿嘴唇,没有说话。他的体温向来比别人偏低,亚图姆是知道的。
“你让我觉得暖和了”,亚图姆像是知道塞特在想什么一样,闭着眼睛喃喃自语,“我是说,我的灵魂。”
塞特忘了当时自己的心情,只记得自己对亚图姆这样说。
“如果您不怕丢人,臣可以在你老态龙钟时,依然握您的手。搀扶您。”
然后,亚图姆就笑了。笑的甚至眯起双眼,只剩一道弯弯的狭长的缝隙。喜悦嵌在其中。
“不要讲得你好像不会老一样啊,塞特,我可比你小,到时要搀,也是我搀你才对。”
塞特想,是啊,自己竟然把这个给忘了,跟着,不自觉的,也笑了。轻浅的。
亚图姆平息了笑声,看着塞特。
“不过到时,塞特依然还是塞特吧,你这人太过骄矜傲然。如果让你作君王的话,神官们都会很头疼吧。你应该多学会和他人相处。”
“您有资格说我么?”
塞特沉下脸,想,我可不想被你这么说。
亚图姆淡淡的笑了。
“但至少,我比你做的好。”
“我也会做的很好!”塞特猛地站起来。
亚图姆收起笑容,凝视着塞特,不置可否。
“臣会做到的。”瞬间的激动过后,塞特立刻冷静下来。他重新坐好,平静的说。
“臣也会做的很好。”

“.........我很期待。”
这是亚图姆入睡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时至今日,塞特已是一代明君,在他的统治下,底比斯城繁荣兴盛,人民安居。神官们也与自己相处融洽。看着自己的功绩,塞特很想告诉亚图姆,他必然是错了,自己做到了,无论是什么,自己都做的很好,他所期待的,自己如期达成。

只是,亚图姆再也听不到了,他终没有等到这一天。


塞特想,也许亚图姆是累了,所以他选择了长眠,他是相信自己的,所以他才会离去的如此安心,并且义无反顾。
也许是因为他知道,他的背后还有自己,艾西丝,西蒙.....
他们是他认为可以托付一切的人。

可是。自己呢。

十几年前,塞特亲眼目睹了艾西丝的病亡。

枯萎的容颜,喑哑的声音,艾西丝竭尽全力的去注视塞特,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量,她说。
“对比起,不能再辅佐您了,以后的一切,只能让您一个人去面对了。真是抱歉。”
塞特摇摇头,俯下身去,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拥抱了她。说。
“一直以来,谢谢你了,陪我这么久,现在,睡吧。”
看着艾西丝眼中感动与忧伤的泪水,塞特想,她是明白自己的,至少在这一刻,她是明白的。
不是爱情,不是友情,不是亲情。只是感谢,只是在短暂的一生中,漫长的相依为命。

离开艾西丝的寝宫,塞特以一种平和的步态走在通往宫殿的甬道上。这时,他没由来的想到了更早以前,从边境传来的,夏达在治水时遇难的消息。
塞特想,都离开了,他们,每个,每个人。在或咫尺或天涯的某个地方,他们都弃自己而去。以无可挽回的形式。
艾西丝,西蒙,马哈德,他们死后,世上便不再有他们。
塞特没有预兆的转身,回望艾西丝的寝宫。看见身后的侍从惊惶的稀稀拉拉的跪了一地时,才蓦然发现,原来,自己身后,早已成空。

也许,这就是在时隔亚图姆死后的二十多年后,自己终于冷静下来,并促成王子诞生的真正原因。

王子并不是正室所生,塞特从来不曾爱过皇后,在赐死她时没有一点犹豫,虽然她本是第一个将要陪自己度过一生的伴侣。可是如果她威胁到了年幼的王子,那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很多人都说他残忍,那么美丽的皇后,倾国倾城。死时,却面目全非,死后,他又要人毁了她木乃伊的嘴唇与脸孔,意味着让她永世不得轮回,狠毒得不像他。


不过,塞特是不在意的,自己从没有觉得她美过。自己看人很少重视外表,自己向来只注视对方的眼睛。笔直的,看进对方的内心。
当然。塞特觉得,美也是不可缺少的。只是,能过激起自己爱情的美,应该是一种从内向外,焕发出的,光芒四射的美。而不是浮华的皮囊和对权力的贪婪。那种夺人心魄的美感应该源于内心深处,如同一只野兽的不可弯折的高傲灵魂,通过眼眸,穿透自己建筑起的层层堡垒,直捣自己的灵魂。
可惜,塞特不曾遇到过,以前没有,现在没有,更不会有将来。


相比较起来,塞特还是更喜欢相貌平凡的,为自己生下王子的已故的侧室,她是真的爱自己。甚至坦然接受自己不爱她的事实。
塞特想,不管多极致的爱情,在她面前都会显得不值一提。

所以塞特倾尽全力的去爱这个王子,可又不知如何去爱,自己的做法是不是爱,只是可以肯定,王子像极了自己,这让塞特很是失望,他宁愿自己的儿子能更像那位可以去爱人的少年王。

曾有一次,仅有的一次,在黑暗动荡的朝野中,出身侧室的年幼王子,因继承人的问题而成了众矢之地。那个身陷险境的,极像塞特的王子。难得的流露出了恐慌与迷茫。虽然只是一瞬,但塞特还是捕捉到了。最后,塞特从高高的长阶上一步一步的走下来,很专注的竭尽全力。塞特站在王子面前,半跪下,与王子视线平行,扶住他的肩,目光坚定恳切,一字一顿的说。

“我会保护你。”

下一刻,塞特恍若回到当年。

终于明白,在黑暗残酷的朝野中,无视一切艰难与苦难,如此郑重的对一个人说出,“我会保护你”这句话时,是需要包含这怎样的热忱深切的心意。更何况是与自己没有更多牵绊的,独立的他人。只怪当时自己太过年少轻狂,骄矜桀骜。延误了数十个春秋的话语,现在,终于领悟。

然而,未及两人而立之年,他已死去,全都来不及。



夏夜里的风不大,但塞特还是觉得冷。他紧紧的攥着斗篷的前襟,把自己严实的包裹在其中,仿佛只有这样,自己才不会瓦解,自己才会安心一般。塞特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疲惫,那是一种如同用泥土捏成的身体,一点一点崩溃般的疲惫感。不知何时,自己也像亚图姆一样看透了生死,总是出神的凝视着遥远的彼方,贪恋着生死的交界之处。

塞特想,自己确实是活的很久了。跟当时每一个人比起来,特别是马哈德。
其实塞特对马哈德的印象并不深刻,仔细去想,也只是记得在一次酒宴上,两人短暂的交谈。

那天,本与自己并无太多交集的马哈德,忽然在自己对面坐下,说不吃惊是骗人的。塞特想,也许当时马哈德是醉了的,可他的目光,却一直清醒到骨子里。
那个质朴忠诚的男子,突然问道。
“塞特神官,你有没有爱过什么人?”
塞特看着面前,这个可以称的上是无欲无求的男子,没有回答,只是反问。
“那么你呢?马哈德神官,你有爱过什么人么?”
马哈德便笑了,浅淡的。没有说话,直到伏在案上,沉沉睡去。
塞特想,又是一个极寂寞极深邃的人,可惜了,情深不寿。
果然,他比亚图姆死去的还早。

也许自己真的就像亚图姆所说的,塞特想,自己一直很聪明,几近完美,同时从没有像他一样的深爱过什么人。不过,这么说,也不一定准确。
或许,自己穷尽一生也没能爱过什么人。或许曾经有过一份爱摆在自己面前,只是自己选择了漠视与错过,或许,自己一直是在爱着的,只是那爱过于微弱而未被察觉,或许,那份爱就像是当年亚图姆用怎样的一种傲然姿态拭去嘴角的鲜血,美丽夺人心魄的一道伤。让人长久的沉浸其中,以至于,让自己不能,不敢,再爱上什么人。

一道经年不愈的刀口。


如果要是当时,自己将亚图姆的视线绑定于人世间的话;如果要是当时,自己告诉亚图姆,在他保护这个世界的同时,自己也会保护他的话;如果要是当时,自己拦住他,对他说,自己愿意为他而勇敢的去爱的话。

也许,他们还有也许。

只是如果。


但是至少,自己不曾后悔,塞特想,如果可以回到过去,如果有所谓的来世,他愿意依然接受这样的结局。在没有他的世界中孑然前行,许多年,许多年,直到一切答案浮出于水面的那日,安心的决定睡去。
塞特想自己应该还可以再活上几个月或是几年,不过黑暗中,死亡的轮廓已经越发清晰,仿佛触手可及。自己甚至可以在每个夜晚,听见奥西里斯的低吟。

「再过不久,我将为你敞开冥界的大门。」

「那么,请让这一天快些来到吧。」

塞特在心底,日夜呼唤。


—全文完—



写在后面的话:

鉴于我的第一篇海暗文是《流年之旅》,因此给这篇文章起名为《末路》。(而且,文风内容仿照了我特别崇拜的艾大的风格,也算是对艾大的一种致敬吧。)

以后,我不会再写《游戏王》的同人了,对于海马和暗游戏要说的话,我已经在《流年之旅》,《途径一场时光之恋》,《经年故事》(已弃坑,无心亦无力再打了)和《末路》里都讲完了。(这4篇文章真真是耗尽了我全部的热情)

很感谢《游戏王》给了我这样一段美好的时光,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朋友,你们给了我一个美好的新世界。

以后,我要转向写别的同人了,像一直喜欢的《通灵王》和《驱魔少年》,特别是《通灵王》,希望可以完成5年前没能完成的美好愿望。

再次,说一声,谢谢看文的各位了。

鞠躬,谢幕。

柴刀女

帖子数 : 5
注册日期 : 10-02-1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塞法】末路

帖子 由  于 周五 二月 12, 2010 10:26 pm

好的,这篇极虐的也来了
真是虐在心口难开
SETO被虐得好惨,这不经意的爱哟
avatar

帖子数 : 55
注册日期 : 10-01-1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塞法】末路

帖子 由 狗血姬 于 周五 二月 12, 2010 10:41 pm

咱把贴吧的后文给你转来了~
下次发帖发完整点哦 亲个~
avatar
狗血姬

帖子数 : 48
注册日期 : 10-01-1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