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帝国
最新主题
» 【求助】来学习下论坛知识,求指导的说~
周三 七月 11, 2012 10:36 pm 由 海马艾儿

» 新人报道啊!!各位浮出来啊!!
周六 六月 09, 2012 11:31 pm 由 hosiko

» [原創][海城BL] 酒醉(完
周日 八月 28, 2011 8:27 am 由 AKASAYA

» 【游戏王】【表海+王塞】人格分裂也不全是不好的
周一 六月 13, 2011 10:34 pm 由 qaz90302

» 2010社长快乐嘤嘤嘤!
周一 十月 25, 2010 4:20 pm 由 canal

» 【我不是新人】ORZ
周五 十月 08, 2010 12:12 am 由 lanee

» 新人~~XDDD
周日 九月 05, 2010 10:53 am 由 canal

» 【格式】新人报道——神马的能吃嚒
周一 八月 02, 2010 2:21 pm 由 

» 【09社长庆生文/片段】前段时间Y 的 图书馆随手文
周日 八月 01, 2010 1:06 pm 由 byakuya6

合作伙伴


【海暗】流年之旅

向下

【海暗】流年之旅

帖子 由 柴刀女 于 周五 二月 12, 2010 12:02 pm

写在前面的话:
以前,我曾看过抽屉的一篇《NANA》同人。叫《骨头在唱歌》很喜欢,就按照那篇文的主旨写了海暗同人,第1次写文请大家多多原谅包含。我先在这里给抽屉的粉丝陪个不是。
我十分喜欢海马和暗这两个人,他们所画出是一组相交圆,即使最终分离,但那些回忆成为了彼此生命里长久的美好,是不应该被遗忘。



流年之旅

海马和琪莎拉一起去逛街。
偶尔还会带上卡片,在没去过的卡片店里,随便挑选一些卡片,然后走向另一家,在狭小的商店里,他们轻轻碰触着彼此的臂膀,现在商业竞争激烈,每一天,每一条街,每一家店都象是只能涉足一次的溪水,所以每次 上街都象是探险。

海马和琪莎拉走进一家新开张的银制首饰店,店面不大,但店内布局个性张扬,首饰做工精细,人们进进出出,很是热闹。
“请问有没有一款沙漏。”
海马每次进店第一句总要这么问。
“对不起,本店没有进货。”
“对不起,本店以售光了.”
但多数时候都错身而过,如同来去自由的鸟。
海马买一条又一条银制手链,或是带银扣的皮带和银制的臂环。
琪莎拉知道海马喜欢收集沙漏和银制首饰便提议道。
“濑人喜欢的话,我们订购吧?”
“不用了,买这种东西就象买卡片一样,要随随便便的撞见买下才好,要不就没有意义了,”海马抱着双臂,闭着眼睛说道。海马偶尔也会流露出孩子气和古怪的一面,但这也正是琪莎拉所喜欢的。

这句话原本不是海马说的,这么说的人是暗游戏。

那时,海马与暗刚刚从喧嚣热闹的海马乐园回来,两人随便推开一家银饰店的门,一头钻了进去,贪婪的享受着干洁的冷气。
“请问有没有最大型号的银制沙漏?”暗一边摘去大大的帽子一边问。
“对不起,本店没有货。”
“只是个沙漏而已,哪有那么大的型号的?”海马撇撇嘴。
“可是广告上明明写着有卖啊~真可惜。”暗边低头挑手链边嘟哝。
“你要是喜欢的话,我让人给你订做几个好了。”
“不了,这种东西就象买卡片一样要随随便便撞见买下才好,要不就没有意义了。”暗侧过头调皮而执拗的看着海马笑了笑。
“你古怪的想法还真多!”海马敲了敲暗的头,默默打定注意要给暗买个沙漏。
不过后来,因为工作烦忙也就无声无息的遗忘了。


海马曾经读过书的学校,是童实野市的一所普通高中,那里有各种各样的人,下课时人声鼎沸。拉扯桌椅时刺耳的摩擦声,人们嬉笑打闹时恼人的嗡嗡声,汇集成一片,让人烦躁不安。海马偶尔去学校,总会看到同班小个子的武藤和朋友们在隔自己三四个座位的地方永远精力十足的玩卡片。但这都与海马无关。

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海马的生活并不正常,他如同被分裂又融合的矛盾体,在闪烁的镁光灯下是完善无缺高高在上的海马公司社长,在无人知晓的黑暗角落里,他如同困兽憎恨仇视着过去。那时,没有琪莎拉,没有KC大赛,也没有三千年前的记忆,海马有的只不过是成箱的强大卡片,那是摇摇欲坠的维系着他与外界唯一的纽带。

所以海马与暗的相遇,也必然起因于卡片。

海马站在决斗机上看者对面的武藤,突然转变了人格,那是海马第一次见到暗。

在灯光下,转变了人格后的武藤,三色头发更加明亮,仿佛轻轻一抖都会洒下紫红色的光片,双敏锐灵动的绛紫色的眸,能笔直的看透人的灵魂,校服的褶皱,恰到好处的勾勒出他清瘦具有韧性的身形,虽然两人都是男性,但对男孩特有的风致,海马也无法熟视无睹。

男孩目光锐利如刀锋,他问海马:“为什么要抢走青眼白龙!?”
海马不说话,他向来是行动派,然而在接下来的那场卡片对决里,男孩宛如决斗的王者,完美的回击了海马的每一次进攻,他指向海马
“我是武藤暗游戏,能和你对战我很高兴。”
败北的恐慌让海马忍不住颤抖,这美好的恐慌加速了胸口的鼓动。

小个子武藤的朋友又多了一个,平添的不过是多一份吵闹,只是这个朋友更强大,特别,从他们彼此的谈话中海马得知这个被称为暗的少年是三千年前的一位无名的法老,因此学校对于海马来讲仍然是无聊的消遣,只不过多了一份再见一眼那个男孩的企盼。

炎热的夏季的降临,只带来了一个好处,就是放暑假。海马每天坐在宽大安静的办公室里,要么看文件处理公事,要么就是透过巨大的落地窗,俯瞰繁华的街道。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如同一个熟透了的南瓜。闷。从里到外,死气沉沉。
直到有一天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剧烈而固执的响,无视海马一声声的“进”,好象非得要海马来亲自开门一样。
终于,海马忍无可忍的去开门。
门开了。居然是暗。
“呦,SETO。”暗平静的打招呼。
“叫我海马!还有怎么会是你?!”
“你不出去玩么?”暗耸耸肩,越过海马的身体,向里面的办公室打量。
“哼~我可是很忙的……喂!”
暗不请自来的走进海马的办公室,然后打了个哆嗦。
“这个地方已经很冷清了,还把冷气调的这么低。你真是怪人。”
海马阻止不了他,只好回身关上办公室的门。
暗随意坐在海马的办公室桌上,拿起他桌上的怪兽卡片,翻看了几眼。
“喂!你到底想干什么?”海马眯起眼睛看着暗。
“没什么,陪我去逛街。”暗把手一摊。
海马一时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看着暗绛紫色美丽的眼眸愣了一会儿,才猛然回神。
“什....哼!凭什么我要!?”海马话还没说完,暗就三两步跳到他面前,踮着脚尖,抬头盯着海马。
“凭什么?就凭你撕了伙伴爷爷的青眼白龙。那可是很珍贵的。”暗离的海马那么近,鼻尖仿佛要蹭上海马的下巴。
海马看着暗清澈绛紫色的眼哞中映出的自己的面孔,同感成自己脑海中白茫茫一片的高瓦白炽灯。


很快海马就了解了暗。暗喜欢各种各样的银制饰品,只有在挑卡片时才最开心,而且除了卡片对战机和决斗盘会用外,是个连听装汽水都不会开的笨法老。
看!这个头饰怎么样?”暗把一个刻有眼睛图案的头饰摆在额头前。
哼~你在扮cosplay么?”真的很适合他,但海马是不会这么说的。
“我本来就是法老王。”
“哈~我还以为你是武藤精神分裂出来的黑暗人格呢!”每当暗提起这个,海马总是打哈哈的一带而过。
暗放下头饰,毫不留情的给了海马一记手肘攻击。
“走吧!我们去买卡片。”

海马是从来不屑进这种小小的卡片店的。但在狭小干净的店内,与暗背靠着背,感受着对方的体温,细心的挑选卡片却是一件非常令人愉快的事。
“这里的卡片不错,对不对?”出店后,暗看着新买的卡片笑道。
“哼!都很弱!”
“海马,你应该更多的去接触生活。要不然会未老先衰的~”暗歪头看着海马,“你这不是也很开心么?”
“切~无聊死了~”海马扭过头,立刻否认道。
“骗人~~~~~~”暗眯起亮晶晶的眼,神情像极了一只可以洞察一切的猫,但没再说什么。

确实是骗人的。
从那以后,海马经常邀请暗到自己的家里来。两人坐在柔软的地毯上把卡片摆满一地来决斗。
有时,两人会到凌晨的7-11便利商店里随便买些什么。再货架与货架的隔间,搜寻对方的眼眸。
偶尔,还会有一些不知死活的双人组合来纠缠。然后鬼哭狼嚎的在两人“别扭”的配合中败下阵来。海马与暗在众人羡艳的目光里一起拐进新开张的银饰店。
之所以有上面的叙述,只是想告诉大家,他们的生活每天都充满了新鲜与活力。不是维他命饮料广告,确实就是这回事。


“海马,你有见过静止的流沙么?”一天晚上,暗盯着电视里正在播出的埃及特别节目,没头没脑的问道。
海马放下刚刚端来的饮料,奇怪的看着暗。
“落入流沙后,当沙子埋到你的胸口时,却又瞬间静止。那种出不来又陷不下去的违和感,叫人恐慌的喘不过气来。走投无路的仓皇,简直能把人逼疯。如果问我对自己遗忘的过去抱有什么样的感想,应该就是这样。”暗一脸无所谓的说。
海马看着落地窗外浓重的夜色,很久才接话。
“.......要是真的那么在意的话,就去埃及看看吧。”
“我才不在意~~~”暗扭头毫不在乎的回答道。
海马看见暗眼中闪动着说谎时特有的光芒,笑了笑。

暗盯者玻璃杯中可乐的气泡发呆,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真奇怪,海马你为什么总缠着我呢?”暗问。
“奇怪的是你!!不是你缠着我么?还是说,因为同样是男性,就认为我的危险性比较小?”虽然是玩笑,但谈话却变的危险起来。
暗毫不在意的站起身,随手拿起摆在茶几上的海马的照片。
“海马。从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很眼熟,三千年前咱们是不是认识?”
“你的错觉!”海马寒着脸,回答的斩钉截铁。
“嗤~”暗忍不住笑出声来。
暗沉默了一会儿,回过头,却没有看着海马,只是幽幽的说道。
“海马,没有过去就没有将来,不管是什么样的过去都不应该被遗忘。而且就算在怎样的憎恨,再怎样的挥拳,人,也是无法打破过去的。”
那时,暗就已经明白海马的痛苦了吧。暗是唯一一个了解海马的人。
直到现在,海马与琪莎拉坐在地毯上静静的饮茶,在袅绕的白雾中,两人都陷入了某种模糊的回忆里。在这种昏昏沉沉的虚幻中,海马偶尔会看到暗穿着自己宽大的睡衣,蜷缩在沙发上寂寞的微笑,自己与暗像孩子一样赤脚在喷水池里打闹,两人倒在床上挣抢唯一的一床被子,谈论着吸引自己的人或事,在一起开怀大笑,彼此嘲弄之后,打一场精彩的对决

......海马知道,在暗坚强,倔强的外表下,包裹着一颗脆弱而柔软的心。暗那些不为人知的部分,恰恰是海马最珍惜的。


然而,暗最终也成为了回忆。

那是他们从暗三千年前记忆中的世界回来后发生的事。

暗在一次与海马的对决中突然像失控了一样,他把所有的卡片都抛向空中,并摔毁自己的决斗盘后,逃之夭夭......
海马找到暗时,他正像个小孩子一样无助的坐在公园的沙坑里,茫然的看着四周,身边是他堆起的一个个小沙丘。“静止的流沙又开始动了,我的身体很疼,那三千年的时光像一条千足虫,它想要钻出我的身体。”暗平静的说,他以日无多时。

海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无坚不摧的时间吞噬着暗的生命,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每天,海马都会来探望暗,两人在武藤狭小却温馨的卧室里聊天,摆弄卡片。
“真希望我也能像玛哈德一样成为卡片怪兽。”暗把心爱的黑魔导举过头,灯光下他的手臂纤细苍白的可以看见细密的血管。
“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
“因为你个子又小又瘦,魔法和剑术也差劲透顶。用你的话,比赛会输的。”
“去死~~~~”暗装做生气的样子,扑到海马的背上,他那么瘦弱,轻若无物。海马背着他转了好机个圈,“哈哈~~~”
“真想再看一看雪啊~”暗紧紧的贴着海马结实的后背“以前我从未见过雪呢,那可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呀~~~”
“那就走吧!”海马放下暗,掏出手机说道。

那是两个人最后的旅行。

飞机上,暗因为虚弱一路上靠着海马的肩沉沉的睡着。海马一低头,就会看见暗苍白的眼睑和微微蹙起的眉。这些天,海马总是从梦里惊醒,不自觉去确认暗的呼吸。这伤痛楚,没人会知道。

他们到达了青森。此时正是寒潮过境后,铅灰色的天空中纷飞着大片大片如羽毛般的雪花。
暗站在雪中,抬起头感觉着冰凉的触点遍布在脸上,须臾消逝,却又在不断的重复中变成一种恒定的感觉。
“………我三千年前的记忆也恢复了。”海马看着暗突然开口说道。
“我的路口只有一条,一直通着过去。”暗呵出的每一口都是柔软的白色雾气。
知道的,留不住了,已经……无法祢补了……….
“海马,这一路上我又做了梦呢。”暗转过身。
“梦到银制首饰多的戴不完?”
“海马,你可真庸俗!”暗翻了翻眼睛。
“我本来就是个庸俗的社长啊!”
暗看着海马露出忧伤的笑。大片的雪花阻隔了视线,看不真切。
“我在生与死的狭间徘徊了三千年。每天……我都会梦到漫漫的黄沙,尼罗河水绵延不断,华丽空旷的王宫里是那么的寂静……真的…非常怀念。”暗闭上眼睛,声音轻的如同自言自语,“ 每天都做着同样的梦,却无法醒来,灵魂单薄的无处可去,直到被孤独感渲染。”
暗睁开绛紫色的双眼真诚而坚定的望着海马。
“今如,我已经不在寂寞孤独了,对于三千年的选择,我一点也不感到后悔,因为……能够遇到你,我的人生,就已经得到了满足。”
暗笔直的看进海马的灵魂的最深处。
“你觉得,我这是在逞强吗?”暗努力的微笑,但掩饰不了声音里的某种悲切,“我们…..都只是勿勿时光里的过客……我…不能拖累伙伴…也许现在,也许将来,你会遇到很多痛苦和走投无路的时候,但就是这样才更能磨练人的意志。”暗叹了口气,“没有什么是白费的,你会在人生的旅途中走的漫长,我能想象………”
暗不说话了,他抬起头,睁大了眼睛努力不让泪水掉下来,喃喃的说。
“真的,好冷啊………”
一直注视着暗的海马没有说话,只是静静走过去,张开双臂,像是要把暗完全覆盖掉似的拥抱了他。
“还冷么?”
雪很大。世界慢慢融成白茫茫一片。给人的错觉是天地间只隔了一条浅灰色的线条。
海马滚烫的泪水融化了沾染在暗的睫毛,脸,鼻尖,嘴角,头发和肩上的雪。
暗回抱住了海马,自己的泪水和着海马的一起滑落脸颊,暗扬起嘴角,绽放了一个难得一见的温柔的笑。
“现在,好多了…”
长久以来的隐忍终于决堤,沿着一条铅灰色的线条流淌,直到充盈成世界里寂静而铺天的呐喊。

回去的路上,暗一直对沙漏念念不忘。
海马问他“为什么那么想要沙漏?”
暗淡淡道“那能更形象的记录生命。”
那时海马默默打定主意要给暗买一个沙漏。


而是间流动的比音速还快。

到了埃及,海马去找暗时,他正细心的戴手链。因为已经下定的决心,暗的心情很好。通透的绛紫色眼眸中神采奕奕。
“海马,我没有什么属于自己的东西可以送你作纪念,这个你就收下吧。”暗递过一张洁白的卡片,真挚的看看海马。“希望你能拥有一颗无拘无束的心,从今往后听从自己的内心美好的愿望,走自己的路。”
卡片上是一张暗的自画像,很像四岁小孩的涂鸦。底下是暗的名字,因为手使不上劲,字迹歪歪扭扭的。
“这个也太丑了吧~”海马没有接,“当年圭平画的都比你画得好。”
“SETO~你嘴巴还是这么毒。”暗故意叫道。
“是海马!”海马这才悻悻的接过卡片,小心地装进衣兜里。“身为法老王却送人这么穷酸的礼物,等你好了在送个体面的礼物给我吧!”

他没有好起来,他离开了。

反正人总是要死的,所以听从自己内心的愿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没什么不好。

第二年的盛夏,海马在KC大赛上打败了决斗王武藤哟游戏,成为人们眼中的天下第一。但海马知道自己从来没有真正赢过暗,自己超越不了他。海马濑人永远天下第二。

第二年的早春,海马遇见了白发蓝眼的琪莎拉两人。生活平淡,一起看细水长流。


海马走进一家银饰店“请问有没有最大型号的银质沙漏?”
“有的,请稍等。”店员微笑道。

回到家,海马打开沙漏把暗送他的卡片放了进去,不大不小刚好容得下,卡片恰好堵塞了多一半的漏眼,流沙好似瞬时静止一般停止了流动,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有一小缕流沙飞快的落下,停止,停止,落下。

海马把沙漏摆在窗台上,不时就会翻转它。
在一个阳光甚好的午后,细沙断断续续的流动。
落下,停止,那是暗的寂寞与无奈。
停止,落下,那是暗的执著与无悔。


当决斗盘的灯光明晃晃的亮起时。当银饰店的门铃欢快的响起时,当琪莎拉轻轻的哼起三千年前古老的歌谣时,那无数个白天与夜晚的记忆,就会不可抑制的从心的角落里迸发出来。又如把旅人吞没得流沙。

暗与海马,他们从未彼此承诺过什么,然而从对战机上的邂逅开始,命运的波浪把他们一次一次地聚拢,让他们同时感受着幸福与悲伤,欢欣鼓舞与失望透顶,就好像他们彼此相爱过一样。

—完结—

写在后面的话:
终于,打完了....我打字速度很慢...OTZ....
其实一开始想写个HAPPY ENDING 的,但是每在看一边《游戏王》后
就会发现事实确实是离我越来越远了......
而且,我喜欢这种不美好,也不悲痛的结局。
最后,我在怯怯说一句:
我希望暗和海马在一起,就是那与游戏王这个故事无关,与什么跨越
空间无关,就是单单两个人在一起,谁也不牵扯的那种在一起.
呃.....明白的点点头,不明白的...对不起..我是空气...请54我好
了....
m(_ _)m还有谢谢看了我文章给我回应的各位..如果没有你们的支持
我是无论如何也打不下去的..(因为我很弱OTZ)
我感激的心情已经无法比拟了..只能说真的非常感谢!!!

柴刀女

帖子数 : 5
注册日期 : 10-02-1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海暗】流年之旅

帖子 由  于 周五 二月 12, 2010 1:21 pm

说起来那时候看到这文的时候就觉得好神奇
以前很讨厌把琪沙拉和海暗扯在一起的那种,但是看这个却完全没有那些厌恶感,反倒是喜欢
avatar

帖子数 : 55
注册日期 : 10-01-1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海暗】流年之旅

帖子 由 狗血姬 于 周五 二月 12, 2010 4:53 pm

布 写道::说起来那时候看到这文的时候就觉得好神奇
以前很讨厌把琪沙拉和海暗扯在一起的那种,但是看这个却完全没有那些厌恶感,反倒是喜欢
有种:这就是实力
的感觉呢~~~
avatar
狗血姬

帖子数 : 48
注册日期 : 10-01-1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海暗】流年之旅

帖子 由 柴刀女 于 周五 二月 12, 2010 4:56 pm

狗血姬 写道::
布 写道::说起来那时候看到这文的时候就觉得好神奇
以前很讨厌把琪沙拉和海暗扯在一起的那种,但是看这个却完全没有那些厌恶感,反倒是喜欢
有种:这就是实力
的感觉呢~~~

其实我也觉得很神奇,回头来看,这么囧的文,到底是怎勾搭上你的?
想当初,我中午去网吧上网,看见你跟我说话,当时我就惊喜了,那时候,我连字都不太会打呢OTL

柴刀女

帖子数 : 5
注册日期 : 10-02-1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