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帝国
最新主题
» 【求助】来学习下论坛知识,求指导的说~
周三 七月 11, 2012 10:36 pm 由 海马艾儿

» 新人报道啊!!各位浮出来啊!!
周六 六月 09, 2012 11:31 pm 由 hosiko

» [原創][海城BL] 酒醉(完
周日 八月 28, 2011 8:27 am 由 AKASAYA

» 【游戏王】【表海+王塞】人格分裂也不全是不好的
周一 六月 13, 2011 10:34 pm 由 qaz90302

» 2010社长快乐嘤嘤嘤!
周一 十月 25, 2010 4:20 pm 由 canal

» 【我不是新人】ORZ
周五 十月 08, 2010 12:12 am 由 lanee

» 新人~~XDDD
周日 九月 05, 2010 10:53 am 由 canal

» 【格式】新人报道——神马的能吃嚒
周一 八月 02, 2010 2:21 pm 由 

» 【09社长庆生文/片段】前段时间Y 的 图书馆随手文
周日 八月 01, 2010 1:06 pm 由 byakuya6

合作伙伴


[海暗主向]无关你我(07社长生日贺文)

向下

[海暗主向]无关你我(07社长生日贺文)

帖子 由  于 周三 二月 10, 2010 11:47 pm

完了,存货快没了,血液啊!


其实有海表在里边儿的,雷的话先点红叉叉



(1)
那天,海马从黑夜里醒过来。
不是被吵醒也不是被噩梦惊醒,总之他只是醒了而已。

凌晨,因为已经秋天,东方连一丝光也没出现,离他睡下去的时间不过3小时。

其实,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半是疑惑半是无奈地发现,自己的潜意识里其实希望发生点什么的。

在床边坐下来,从小就习惯了king size的大床,虽然上面大部分时间都只他一个人睡,偶尔,当然偶尔,在小时候弟弟目马会钻过来依赖下哥哥的怀抱。
长大后,也不是不可能,走马观花的,有少数人很“幸运”地躺过这张床。

自然,那个人没有。
修长手指出于本能打开了电脑,既然没事那自然工作最重要。
海马不知道其实自己思考时微微皱起的眉间有一种别样的性感。

他其实是有些混乱的,打开电脑做出工作的样子说明白点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现在并不需要掩饰的空虚。
因为真的,尤其是对于KC社长来说是真的非常难得的,无事可干。

他真的不想睡了。
床很大,却是太空了。



昨天下午,第3届决斗城市大赛落幕,除了冠军武藤游戏外其余全部是一群他叫不出名字也懒得叫的热血选手。



(2)


有些事情是很讽刺的,在第2届决斗城市里,海马濑人,城之内克也,孔雀舞等等全部出席,连龙崎和羽蛾也都不死心地,美化点说是“卷土重来”。(主要是海马觉得他们的实力根本连点土都没有,所以叫美化~~~~)
第一届冠军武藤游戏是唯一缺席者……海马那次取得冠军简直叫一个易如反掌,一结束就直接离开扔下仍然在那里鬼叫不停的城之内克也与其他什么什么他连记都没心思去记的人,直接走到观众席上武藤游戏面前。
虽然海马努力地想看出点什么他隐隐期待的东西,但是那个少年恭喜他取得冠军的神态非常自然清澈,与他所认识熟悉的武藤游戏真的一点区别都没有。
隐晦着,连笑容都是。

从媒体报道来看,我们所见的只是海马濑人头也不回地离开武藤游戏,而众人所认为的,他昔日的对手在社长修长的背影后微笑的脸上有非常清澈的紫罗兰色眼睛,坦荡得甚至可以被称为无所畏惧或者肆无忌惮。
“游戏……”海马听到从一边走向游戏的杏子的声音,但是人声太嘈杂,他没有听到接下来的对话。

当天决斗王武藤游戏与杏子的恋人关系就确定了下来。

“海马君……”当天游戏在街角被海马拦住时有些无辜地吐出了这三个字,他有些无奈地耸肩,因为海马是来要求决斗的,而更让他郁闷的是,海马直接就要求游戏把另一个游戏叫出来。
海马说,“跟我决斗。”
他说话的时候蓝色眼睛和平常一样没有一丝波动。
游戏有些诧异这个一向全能的社长是不是哪里出了点什么问题,因为他明明是亲眼看着另一个游戏离开的少数人之一。
但是本性温和的少年还是很有耐心地解释了一次,“海马君,他已经不在了。”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是你亲眼看到的。”
潜意识里武藤游戏多少还是惧怕着海马濑人听到超自然相关事情后的反应的,虽然他同时也很敬佩这世间居然真的有如海马濑人一样传奇的存在…………想他身上经历的超自然事件估计是正常人的N次方,竟然还能如此面不改色地继续讽刺鬼魂当然也包括神。
不过那次海马倒是很难得地没有发作,虽然其实他也真的没有什么发作的理由,他只是用一种让游戏很不自然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身高远不如他的少年。
海马在很多时候真的是不太善于表达的男子。
游戏很真切地觉得那时海马的表情更像是一种非常非常深的凝望。
他知道海马在看什么,所以什么也没有说,对面高挺英俊的男人有一双深蓝色的眼睛,在逆光中子夜般沉寂。
太阳有些偏西了,童实野临海,晚风吹得空气都在微微发红。
少年清澈的紫罗兰色眼睛里连一丝火焰的痕迹都已经找不到了。
而海马和游戏彼此对视的情景看上去其实非常暧昧。

结果戏剧化的一幕竟然被从不远处走来的城之内看到了,那天是周末,一向品行不算良好的某凡骨那天竟然还背着个书包。
看到对面情景时金发的少年楞了几秒,在大致是知道怎么一回事后摆出一个很灿烂的笑容,然后对海马吹吹口哨,他说,“海马,你可真失败”。
一边说还不忘记转头向游戏求证,“你说是不是,游戏?”
游戏顿时有天旋地转鬼哭狼嚎人神共泣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错觉。
一向不愧对“帝王”称号的海马在面部表情没有任何一丝改变的情况下让眼睛出奇地亮了起来,没有一定勇气的人直接望过去一定会觉得撕心裂肺万箭穿心粉身碎骨……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凡骨也可以用肯定的口气对我说话。”海马很明显是被城之内无由来的挑衅给惹火了。
城之内一仰头接下了堪比手术刀一样尖利的眼光,有些不屑地笑起来,“还以高科技文明的海马公司社长呢,别人都在走,就你原地踏步还不敢正视现实。”

海马沉默下来的时候,微微扬起了形状姣好的眉毛,弄得莫名其妙夹在两人中间的游戏一身冷汗。

那是很戏剧的一幕,三人的身影在夕阳无限慢慢重叠。

海马看起来心情很是不好,却终于什么也没说,他转身向自己的车走过去,背影却因为本人身高和夕阳的拉长关系有一段时间依然长长地与游戏和城之内重叠,在到车门旁时又神经质地转过声,说出了戏剧一天最戏剧的话来收尾。
他回头时眼睛是微微眯起来的,浓密的睫毛把那片蓝色盖住,游戏不清楚海马当时看的是自己还是城之内亦或两个都是,只是海马说了声,抱歉。
游戏这下子又是一个冷颤,果然秋天都已经来了,冬天还能远吗?


他只是觉得今天海马和城之内都有些神经质,海马的背影还有些惆怅。
然后游戏又接着用一种近乎崇拜的目光看着能对海马说出那样一番话却还留着条命的好伙伴。
城之内的笑容迎着光,所以看起来非常灿烂。
发现了游戏看自己的目光,城之内有些不好意思地用手挠了挠头,却用一种应该算得上是严肃的口气说,“游戏,其实你完全可以接下他的挑战的。”
“城之内,他要挑战的是另一个我。”
“他亲口说了?”
“没有……可是海马君他……”
“他也许只是想要决斗一场而已呢?何况今年的决斗城市我们都到了,你却缺席了。”
游戏觉得自己这个长不大的伙伴突然跟往常不太一样,虽然他笑起来依然非常热血非常灿烂。
他用和往常一样温柔的声音对城之内说,“啊,这个,真抱歉呢。其实我……”
金发少年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接起来一听城之内马上半是兴奋半是不好意思地对游戏说“哎呀呀真抱歉我得快点走了,今天舞特意找杏子给我补课呢,考不上大学可不行……”
语音未落背着书包的声音就已经扬起一道灰尘远去,留下游戏一人呆呆远目……他总觉得那道远去身影以后会很感激这个电话,因为看起来他走得非常着急也非常的……解脱。

城之内看海马君的眼神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期待?


也许,海马君真的只是想要一场决斗而已,可是为什么直到现在,我心里还是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对我说,他期待的人不是你。
明明,那声音的主人都已经不在了……海马君他真的可能只面对我一人专心决斗吗?
游戏不知道其实自己那时候的表情非常容易让人误解另一个人又重新附体了,他只是在路过一家商店时看到橱窗中的自己似乎高了许多。
难怪杏子会答应和自己在一起,虽然其实谁都没有开口说过“我爱你”。

海马驱车离去时突然就有点意兴阑珊。
他那天觉得自己真的是有点不太正常了,就为了一个人吗?
城之内的笑容让他觉得有些扎眼,明明就有心事,还要装得那么阳光灿烂,跟游戏一样,都努力装做什么都很开心一样,显示坚强还是表示成长?
虽然自己一向鄙视所谓的感情,但是一路回顾一路空白还是有点始料未及。

所以那天回到家,他破天荒地有了无力感,破天荒地在自己房间里用酒精把自己麻醉得很彻底,反正已经越来越懂事的弟弟是知道什么时候不可以来打搅兄长的。
要知道,海马濑人不是那种不允许自己脆弱的人,他在无人知晓的角落也是可以用比正常人坚强点的态度稍微脆弱一下的。
海马家豪华的卧房,推开厚重的窗帘是寂静的后花园,没有了在公司时那样俯瞰众生踩踏一切繁华的气势,却也隐隐是贵族的一份遗失的寂落。

他那次突然觉得这里的一切很大很空,为什么一个人睡的床要这样巨大,为什么连天花板都看起来这样遥远?
酒精随着血液循环,悲哀与快乐都开始一点点泛滥开来。
精致的落地灯光线华丽暧昧,那天晚上开始下起小小的雨,他站在窗边静默了整整5个小时。

想起以前经历过的很多很多人,却记不起什么与他们有关的任何一件事,只是看着他们在脑子里慢慢清晰又渐渐褪去的音容,神态鲜活却背景苍白。
他是个承载了两份记忆又不能和另外一个一样一走了之的人,所以世界在他眼里难免扭曲难免虚浮。

血液麻痹着叫嚣,非常欢快非常寂寞非常苍凉。
他在落地窗前清楚地看到自己静默的脸,突然就说,“我想你。”“你在哪里?”“我很想你。”“我非常想你。”…………
反复反复地随便说,不是同一句话也不是同一个意思,他那天的情绪有些复杂。
最后酒杯从手中滑落下来也没反应,那时候他说,“你介不介意我很爱你?”
他的作风很少对别人用疑问口气。

空气里似乎都在逐渐裂开空洞,也许有一件事是很值得庆幸的,自己所厌恶的超自然,也许真的就不会在存在了。
想起那张鲜艳得想忘记都不行的脸对着自己自信微笑……

关了灯,没有一滴泪,他依然面容沉静地入眠。
那次他忘记了自己那夜所做的所有梦。
而且如果可以更彻底一点,有些自私的想法是干脆所有的记忆都不要,看着自己所热爱的未来就好。


“我爱你。”



那天,他在寂静的黑暗里,听到雨声落地。

(3)
他就是个注定要自负要压抑要空虚的人,连最讨厌过去这一点上命运都让他想起两份回忆。

一届,二届,三届……然后第三届全数熟悉的决斗者几乎全部退出,临时决定参加的武藤游戏就和去年的海马濑人一样赢得毫无悬念。
海马在特等席上用一种冷淡的姿态看着游戏专注着决斗,眼角眉梢却怎么也找不出过去曾经非常熟悉的凌厉高傲。
只有一个决斗王武藤游戏站在决斗场上,看着对手露出自信而清澈的微笑,落幕式上夕阳让他的笑容在光线的巧妙波折下变得有些模糊隐约。
谁都是意兴阑珊。

你就是热爱着卡片游戏,你就是不想和好友决斗。
你现在不用面对任何一个你不想面对的选手,你是决斗王,所以你真的已经做到可以任意挑选对手。

因为结局实在太没有悬念,所以连城之内和本田都只是在最后时刻才赶过来祝贺下,句子就和事先演练过的一样热情又枯燥。
然后很多架摄象机准确地拍摄到海马脸上长久凝滞着的讽刺笑容。
他懒得理会,大众对他这种表情应该是已经比他自己还熟悉了。

“武藤游戏,你又在期待着什么?”他在心里对着那个小小的身影说。

他看着叫武藤游戏的少年对着女友杏子微笑,亲昵拥抱。
而一年前似乎连拉个手都会脸红,更别说再久再久之前……在那个少女眼里还没有那么些若有若无的淡淡期待与哀愁时……

另一个游戏在走之前曾经对他说,“每取回一道记忆,心中就多一份光。”
海马,哦不,SETO可不就是那光……
心被光填满了,也就要回到光里面去了。
有些人的性格,总会是在事情过去以后才会发现有多么残忍又有多么讽刺。

“哥哥?”发现自己兄长明显走神的弟弟拉了下衣角,惊觉过来时才发现是自己去致词的时候了。
他用非常标准的商业用语恭喜了武藤游戏,唇边笑容淡淡。
武藤游戏眼睛里的神色明显的颤动了一下。

那些笑容里的寂寥,因为在很多人脸上见到过,所以明白得非常彻底。
有一种思念是非常难以让人彻底忘却的,哪怕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哦不,应该说何况你自己本身就是那个故事的主角之一。
于是眼神清澈的少年很有礼貌地说,“谢谢你,海马君。”

(4)
后来,武藤游戏陪杏子去了机场,这对年轻的恋人相互拥抱亲吻然后分别,杏子决定了要去美国,她是有实力并有能力去的,而且点名只要游戏送行就好了。
这一次,在和游戏说再见时,她目光直接就跳过恋人看向空气里去了。
有眼泪在眼眶,游戏毕竟不是海马,出个国比上个街还方便,虽然海马要上街有时候还得防着记者群和狗仔队。

是秋天,夕阳越垂越红,游戏送走杏子后百无聊赖地继续用踢石子的方式回家……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苦恼起自己一些太过于孩子气的动作,看城之内和本田就不会被误认成中小学生……

夜降下来的时候,他还是没走到家.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大家都很好,连不快乐的理由都找不到。
深深埋藏在心底的东西,是一场自甘寂寞的孤独,为某一个人单纯地反复提醒着自己要坚强。

多么残忍的自虐或者自残。

他想起不久前,自己被杏子拉着去逛街,在街上看到城之内挽着舞地走过来,打招呼的时候杏子口气怪异地对舞说,你和城之内真有恋人的感觉。
舞风情万种地撩了下头发,然后也用杏子那种怪异的口气说,你哪知道呢,他看着海马的时候才有那感觉呢……
游戏记得城之内那张一直都灿烂的笑脸突然轻轻地颤抖了下。
说起海马时,他眼神里有种自己熟悉的,淡漠的温柔和期待……

10月下旬这么微微沉醉的美丽,寒意在诉说一个不会让人失望的季节。

游戏轻轻地回头,停在他身边黑色跑车摇下窗户,海马濑人一个人在车内,侧脸凝视游戏时是种非常年轻却孤独的英俊。
有些吃惊,但是还是冲着他微微一笑:“啊,是海马君……”
深蓝色的眼睛无波地直视过来,武藤游戏却觉得自己能隐隐看到些什么,他于是保持着那个转身微笑的姿势,等着对方先开口。

海马心情出奇地不好,但是却很反常地有了非常好的耐心。
“武藤……”
“你完全可以像以前一样叫我游戏。”武藤游戏说这句话时觉得自己有些脚跟发软。
对面的男人明显是沉默了一下。
沉蓝色的眼睛,子夜一样寂寞的美丽……
“武藤游戏……”他说,“上车吧。”
少年很好看地笑起来,夜晚的灯光把他笼罩住,纤细的身躯和熟悉又陌生的表情就如蝴蝶翅膀一样扑朔迷离,他默不作声地走过去,坐到海马身边。
他是很聪明的人,知道海马的表情里有什么,而他乐意去做。

蓝色眼睛的男人,和自己,其实已经没有做为对手的必要了,他们也再无对手了。

街景后退时似乎都呈现出一种流水线的错觉……海马身上的香水,是一种近乎自恋的尊贵,游戏却是非常喜欢的。


在海马家的床上,海马看着游戏披上衣服,有些寂寞地坐在床边冲自己露出招牌式的清澈微笑。
“杏子就是被你这样子迷住的?”海马用嘲讽的口气说话。
游戏换了个暧昧的表情回应他,“哦,这你是清楚的……”
一边说一边又有些故意地靠近海马。
他和你一样,都是清楚的……
那个女孩看着自己时,几分温柔几分含情脉脉。
她很漂亮,从高中起就一直暗恋,现在我们的关系很好,所以我已经无力去要求只看自己一人。

游戏起身的时候,月光正淡淡地照进来,在他锁骨间绘上一些浅浅的性感。
海马看着那到现在还未完全发育开来的身体,眼眶有些微微发热。
熟悉的错觉……
当然游戏还是很温柔的,连亲吻时的嘴唇都是柔软的。
他其实还是有些希望在那张少年清澈的脸上看到些火焰颜色的。

“不留下来吗?”用手随意地支着下巴,海马没有开灯,脸就半隐在黑暗里,游戏只能看到隐约的线条,寂寞的英俊与冷洌。

“恩,爷爷不让我一个人随便在外过夜。他用一种让海马有些想笑的单纯口气回答。
“喂……”海马真的是笑了起来,“你又不是小孩子了……”
游戏小小地惊喜了一下,他看到海马眼中浅浅的宠溺。
随即身材修长的男人起身,用形状优美的手缓缓覆盖上游戏微微有些湿润的眼睛,吻了他的唇……
最好别让你我看到对方的眼,会出卖心的……

游戏感觉到自己和海马的体温似乎正在一点一点凉掉.

“再见。”他说,然后推门离开。
背对着自己的人走出门……其实这情景有一点熟悉有一点残忍。
海马的脸隐没在暗色的光里,眼睛被长长的睫毛覆盖住,只能感觉到阴影。

“我会叫司机送你的。”他在背后说,偏过头去没有看那个背影。

人最难以接受的,就是不习惯,就像我们习惯了说再见后再分别,没有一句道别语就走,那些人想说的往往是永别。
那个人如此的,如此的残忍。
总是不给人习惯的空间……
他温柔不足呀……
于是他没有看见游戏用手背快速地擦过眼睛的动作。

所以当3个小时后海马再次醒过来时,床还是很大很空,他还是很孤独。
过去是过去的……

没有酒精,而我依然是爱你的。

男人闭上了沉蓝色的眼睛,子夜也无法逾越的孤独和俊美。
东方还未亮……

秋天,空气也都是沉醉的,海马濑人有时候也会迷茫,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走过了一天,还是一年。


会有很多人爱他,但是代价太大负担不起……


10月25日,他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故意地忘记了自己生日……


END
avatar

帖子数 : 55
注册日期 : 10-01-1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