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帝国
最新主题
» 【求助】来学习下论坛知识,求指导的说~
周三 七月 11, 2012 10:36 pm 由 海马艾儿

» 新人报道啊!!各位浮出来啊!!
周六 六月 09, 2012 11:31 pm 由 hosiko

» [原創][海城BL] 酒醉(完
周日 八月 28, 2011 8:27 am 由 AKASAYA

» 【游戏王】【表海+王塞】人格分裂也不全是不好的
周一 六月 13, 2011 10:34 pm 由 qaz90302

» 2010社长快乐嘤嘤嘤!
周一 十月 25, 2010 4:20 pm 由 canal

» 【我不是新人】ORZ
周五 十月 08, 2010 12:12 am 由 lanee

» 新人~~XDDD
周日 九月 05, 2010 10:53 am 由 canal

» 【格式】新人报道——神马的能吃嚒
周一 八月 02, 2010 2:21 pm 由 

» 【09社长庆生文/片段】前段时间Y 的 图书馆随手文
周日 八月 01, 2010 1:06 pm 由 byakuya6

合作伙伴


【玛塞OR塞玛】马赛曲之《怎么办》

向下

【玛塞OR塞玛】马赛曲之《怎么办》

帖子 由 爱毙游戏王 于 周六 二月 06, 2010 8:27 am

【part 1.】

玛哈特入宫的具体年份已不可考,可考的是他当时年纪绝对很小。

像他这样由于展露了过人的魔法天赋而自民间挖掘来的孩子,在那个时期的埃及宫廷数不胜举。然而最后能成功受赐神器,成为神官的人,只会剩下六个。

“竞争非常激烈嘛……”第一次上课,看见室内满满当当的人头,玛哈特不禁发出如是感叹。

所幸他不愧是天资卓绝。老师很快就发现,这个棕发褐眼的少年其实不需要听讲,他完全可以自学成才。于是年少的他成了第一个神官团内部圈定人选,几乎已经半只脚跨进卡尔纳克神庙的门槛。

那么他们接下来布置给他的任务就不该是法术修行,而是如何在他成长到能够继任的年龄以前,既打发了这段寂寥的时光,又不至于荒废了学业。

比方说要求他去习武练剑,美名其曰提高身体素质;

比方说要求他去撒网捕鱼,美名其曰与劳动人民打成一片;

比方说要求他去照料更小一辈的学生,美名其曰增加亲和力……

这一切都是官僚阶级背地里动的歪心思使的小把戏,玛哈特本人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个叫玛娜的小娃娃被放进他怀中的时候,单纯的他也只是迅速滋生出“糟糕,要是她哭的话,我不知道怎么哄她开心诶”的烦恼,全然没有醒悟老师们奸笑的嘴脸背后蕴藏着什么阴谋。

【part 2.】

自从玛娜被托付给了玛哈特后他的人生就鸡飞狗跳了起来。这孩子嘴巴刁得很,食物太硬的不吃太软的不吃太烫的不吃太凉的不吃太甜的不吃太咸的不吃一次准备得太多不吃太少也不吃,为此他没少虐待自己的胃去花时间研发适合她的营养餐点均衡膳食。再则这个小到脸都皱作一团的小屁孩好动得不得了,他每天的必修课就成了在宫里头挨家挨户检查瓦罐以找出她的下落。

他的老好人性格,也在濒临如此非人考验下暴露无疑——因为他没有满口抱怨骂骂咧咧,或者一气之下干脆让玛娜打哪儿来回哪儿去,为人师表的神官偶尔在走廊碰见对大瓮探头探脑的玛哈特,他都只是谦逊的行礼,继而咨询道:“玛娜最近一喝牛奶就会吐,但她又不愿喝水,请问我应当怎样做才好呢?”

“实在是个模范标兵啊!”老师满意地颔首,“除了法力不相上下之外,跟那小子一点儿也不像,真好。”

——“那小子”是哪个小子?

就是那个闭嘴就自以为是,张口就冷嘲热讽的候选神官,塞特呀!

玛哈特事前从未与塞特打过交道,甚至不曾碰面过,不过对方摆出寻仇架势找上门来之际,他还是一眼便判断出来者的身份。

“你好,塞特。”他友善地打了声招呼,成功换来塞特的白眼一个。

“楼下那个在盆子里爬的是你女儿?”他冷冰冰地质问着。玛哈特呆了一呆,随即立刻撇清关系:“不不不,不是……”我像是会有那么大女儿的人吗?

“那么是妹妹?”

“也不是……”

“那么就是未婚妻了。”塞特自顾自地下结论,反正在他们这个岁数定亲是普遍现象,“我说——你最好约束下她的行为举止,否则你会后悔。”

塞特面无表情地举起手里拿着的东西。待玛哈特看清楚那是什么玩意,他火烧眉毛一般冲过去抢夺下来:“你——”

“不要问我怎么得来的。这可是她自个儿脱下,甩到我脸上的。”

玛哈特已然记不起自己是如何跟随塞特下楼,捉住企图开溜的玛娜,然后强迫她穿上尿布。冷眼旁观的塞特自始至终板着面孔看他包裹,直到忍无可忍,才开口说道:“笨蛋,尿布不是这样穿!你应该将这根带子系到那边去。”

“这样啊……那这个呢?”没有不耐,玛哈特虚心求教他指点,“是往这里吗?”

“错了,向上包起来。”

“原来如此,那么……”

抚养玛娜这么久,第一次为她完美穿好尿布,玛哈特胸中忍不住激荡成就感。

“对了,你为什么会擅长这个。”他很好奇。

塞特的态度则依然是不屑:“哼,(聪明如)我有什么不擅长的。倒是你这么笨手笨脚,结婚(生子)以后看你怎么办。”

……

怎么办是吗?

【part 3.】

犹记得那年他们都还很年幼。

当时,尚是王子、且为独苗的艾图穆不过十岁出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活泼好动,日常逗留区域是草木丛生、危机四伏的后花园。他的贪玩行为令宫里的老师很是头疼,于是下届神官后备人选之一的玛哈特不得不接受上级委派,成日跟在小王子屁股后头护驾。

“不然你的毕业成绩我就批‘不合格’!”老师义正言辞地告诉他,“一名合格神官的先决条件就是要忠于国家忠于陛下。”

虽然又有“被耍了”的嫌疑,不过老实的玛哈特还是严格履行职责,避免即将到手的官职泡汤。但百密终有一疏,当他在无花果树下替艾图穆挨了毒蛇那一口,当艾图穆心急如焚为他吸出毒液、并提出众生生而平等的概念,他固然心存感激暗地发誓效忠王子到死,却也要分神考虑下自己的后事——王子毕竟不是拿行医执照吃饭的家伙,他体内的毒素没有被清除干净,当天夜里便栽倒在床,发起高烧、说起胡话来。

偏偏为了掩护二人偷溜出宫的重大罪责,他宁死也不肯向上面禀报此事。

“师父……师父你还好吧?”玛娜带着哭腔,一迭声地呼唤,“师父你别死,你死了玛娜怎么办啊?”

虚弱躺倒在床的玛哈特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本想说点话安慰她,却又不知说什么好,只得摸了摸她的头,不发一言。

“呜呜呜呜……师父,你不能死的呀!不要慌张,玛娜一定会救你的!”屋子里最慌张的那个人开始翻箱倒柜,针线盒化妆包全部扒拉出来,只差最重要最关键的——医药箱。

“师父,坚持住!”

哪怕平时再惹是生非,好歹玛娜的脑袋瓜并不是不好使,她还算有常识,晓得应该让玛哈特多喝水以减轻体内毒性。

……

但接下来要怎么办?

话说人若是中蛇毒,将是肌肉麻痹,手脚运动不协调,吞咽困难,最终会呼吸衰竭导致死亡,必须马上治疗。有的蛇毒发作比较慢,一旦发作,就是无救。玛哈特眼睁睁目睹视野当中的玛娜一个变俩两个变四,心知生命的终点已经不远。

——孰料他竟然还是看见了第二天早上的太阳。

和太阳一道映入眼帘的,是塞特永远冷漠的面庞。

“我替你放过血了。放心,你死不了。”

应该不止放血这么简单的抢救吧?玛哈特上上下下审视他,倏然眼尖地捕捉到他腰间的那样物什。

“千年锡杖?”这么说,他已经荣升神官之一了,“恭喜。”

塞特仅仅扯了扯右嘴角来回应玛哈特死里逃生后的祝贺:“你也一样。”

“什么?”

“昨晚公布的选拔结果,千年智慧轮是你的了。”

支起上身同他交谈的玛哈特一时头晕目眩,重新瘫倒回床上——不是他太过喜出望外,而是他现在的状态实在无法跑去受封领命。

“怎么办好呢?”

他哀求似的望着塞特,直到塞特头皮发麻,不得不应承下来帮这个忙。

——两个人商量的解决方法,是塞特装上假发,伪装成玛哈特前去参加补办的受封仪式。

“瞳孔颜色没法改,不过他们不大可能留心这种细节……哼,遇上我真算你走运,不然看你怎么办!”塞特一边蹙眉发着牢骚,一边浑身不自在地摆弄毛茸茸的假头发。玛哈特注视他的模样,忍俊不禁,微微笑了开来。

是啊!

没有你,我怎么办。

【part 4.】

阿克纳丁神官存有谋反之心。

对此艾图穆一直是装聋作哑,伪装做不知情。

然而自从知晓了他其实是自己的叔叔、塞特其实是他的儿子自己的堂兄这个天大的秘密以后,艾图穆便或多或少有那么一点防备了。

为了打消艾图穆心底的疑虑,以免有朝一日被不明不白地干掉,塞特特意前去说明情况。宾主双方举行了会谈,会谈在热情洋溢的气氛中举行,双方回顾了多年来的传统友谊,并就共同感兴趣的问题交换了意见。塞特重申了王位是艾图穆神圣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表示将来会坚定不移地主张这一原则;艾图穆则高度评价了塞特为维护自己法老身份与王位的统一做出的贡献,期待双方在各个方面有更进一步的合作。

再然后,盗贼王巴库拉带着邪神,雄纠纠气昂昂地来摧毁这个王朝了。

“居然让贼人闯进宫中……玛哈特,这是身为宫廷警卫队队长的你的失职!”

没有为出言开脱,玛哈特下跪叩首,反省自己的错误,承诺将功补过。塞特冷眼瞧他信誓旦旦的样子,心里很是打了几个问号。之后的一段日子里他总不能睡得十分安稳。睡梦中他总觉胸口疼痛,仿佛有什么东西急不可耐地想要挣扎而出。

而那个他毕生难忘的夜晚,这种剧痛达到了顶峰,好似剥皮剜骨,疼得他冷汗涔涔,再无睡意。

然后他就注意到摆放石板的神殿,在苍穹下放射着万丈光华。那光穿透云霄直达天庭,宛若利剑劈开滞重的黑云。

“发生了什么事?”

他听见有人在惊惶地高喊这句话,又有千百人在附和这句话。

“发生了什么事?”

继而他发现自己嘴里也吐出了这样一个问句。

艾图穆、玛娜、爱西丝等人策马驰骋,塞特却并没有一齐离宫。

——有什么意义呢?

玛哈特他,都已经不在了。

所以去了也没用。

独自一人站在露台吹风,孤独的神官眺望远方,右手紧紧按压着左胸——那儿的疼痛终于冲破皮肉,释放开来。

那是一句话。

“没有你,我怎么办。”

怎么办。

这是他们之间多年来的固定台词,不是开场白,就是结束语。

“塞特,这怎么办?”

“玛哈特,看你怎么办。”

……

那么现在,被你留下来的我要怎么办?

灵魂封在石板里面的你是没有办法转世的。这是唯独神才可逆转的定局。

塞特攫紧手心的锡杖,逐渐明晰通往神的最短促的捷径。

那是一张王座。那是另外一个名字。

【the end】
avatar
爱毙游戏王

帖子数 : 40
注册日期 : 10-01-2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玛塞OR塞玛】马赛曲之《怎么办》

帖子 由 狗血姬 于 周日 二月 07, 2010 4:52 pm

哦哦真好!终于这一贴也看见了~
avatar
狗血姬

帖子数 : 48
注册日期 : 10-01-1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玛塞OR塞玛】马赛曲之《怎么办》

帖子 由 爱毙游戏王 于 周一 二月 08, 2010 2:20 pm

狗血姬 写道::哦哦真好!终于这一贴也看见了~

那么餐具的就是我只写到这一篇为止…… Arrow
avatar
爱毙游戏王

帖子数 : 40
注册日期 : 10-01-2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玛塞OR塞玛】马赛曲之《怎么办》

帖子 由 canal 于 周一 二月 08, 2010 4:41 pm

爱毙游戏王 写道::
狗血姬 写道::哦哦真好!终于这一贴也看见了~

那么餐具的就是我只写到这一篇为止…… Arrow
是的,杯具的是大人至今没有再开一篇的念头TvT
avatar
canal

帖子数 : 39
注册日期 : 10-01-1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玛塞OR塞玛】马赛曲之《怎么办》

帖子 由 爱毙游戏王 于 周二 二月 09, 2010 7:04 am

canal 写道::
爱毙游戏王 写道::
狗血姬 写道::哦哦真好!终于这一贴也看见了~

那么餐具的就是我只写到这一篇为止…… Arrow
是的,杯具的是大人至今没有再开一篇的念头TvT

怎么会,安排是都安排好了,就是码不出字而已……囧rz
avatar
爱毙游戏王

帖子数 : 40
注册日期 : 10-01-2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