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帝国
最新主题
» 【求助】来学习下论坛知识,求指导的说~
周三 七月 11, 2012 10:36 pm 由 海马艾儿

» 新人报道啊!!各位浮出来啊!!
周六 六月 09, 2012 11:31 pm 由 hosiko

» [原創][海城BL] 酒醉(完
周日 八月 28, 2011 8:27 am 由 AKASAYA

» 【游戏王】【表海+王塞】人格分裂也不全是不好的
周一 六月 13, 2011 10:34 pm 由 qaz90302

» 2010社长快乐嘤嘤嘤!
周一 十月 25, 2010 4:20 pm 由 canal

» 【我不是新人】ORZ
周五 十月 08, 2010 12:12 am 由 lanee

» 新人~~XDDD
周日 九月 05, 2010 10:53 am 由 canal

» 【格式】新人报道——神马的能吃嚒
周一 八月 02, 2010 2:21 pm 由 

» 【09社长庆生文/片段】前段时间Y 的 图书馆随手文
周日 八月 01, 2010 1:06 pm 由 byakuya6

合作伙伴


[暗海]彼此之间

向下

[暗海]彼此之间

帖子 由  于 周一 一月 18, 2010 8:46 pm

是好久前给老公的礼物了


彼此之间



从那个世界回来后,就要去另一个世界.
只是石板的话,或许可以唤起记忆,但是留不住记忆.



海马濑人静默地站在石板之前,在所有人都走出去后,两个人静默地对望了一下.
暗嘲他点点头,暗示他随同离开这冥殿,邀请他观看别离之仪式.
海马濑人居然一声不发就照做了,算是他们空前默契的一次.


如果所看到的记忆已被修改,如果只有我们默默地知道彼此的记忆.
你说,这,是不是一件会让两人更加默契的事,虽然我们已经很默契了.




尼罗河上行舟,也算是件古老而又浪漫的事…………

从暗的角度看过去,海马正有些吃力地支起身子坐好,光线从侧面的窗户里射进,因为船身的些微颠簸而恍恍惚惚,看不清楚表情.
一些残余的甜蜜疼痛,在空气里弥漫得有点淡漠.
暗在离自己最近的一张椅子上坐下,看床上的人在疼痛中努力保持镇定地披上衣服.
海马濑人一直没有抬起头看他,只是眼睛微微的蓝光渗透,和船外的尼罗河河水一个颜色.

没有人规定过,输了要怎样,没有想过,GAME等于生死战,只有那个男人,强烈地鄙视把GAME视作娱乐的行为,因此他也总是最投入的,最认真的.
暗不知道海马濑人是从哪里得到了这个概念,他在很早以前也不会理解,为什么一个人会把轻松GAME的输赢提升到生死的高度,更不会理解,等到真正沉重的黑暗GAME压境时,那个男人却又会一副鄙视超自然的态度.
当然,无论是现在的高中生身份,还是过往的那个少年君主,他都还没有机会好好触摸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天赋如何,本质如何,终究还是要被打磨过才现真形.
暗单纯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刚才的剧烈运动中速度加快了,内心却毫无感觉.

海马濑人一点也没有反抗,以暗的观察来看,他甚至是略带嘲讽地看着暗进到自己身体里的,表情那么冷淡,姿态又那么迎合,他一定已经不止一次了,才会这样熟练.
只有想到这一点,才会有点滴的不舒服.
所以很用力,他肯定会疼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情事点点滴滴,之前之后的都没有考虑过,好象做爱是突然开始,又突然结束的.
暗只是觉得不舒服,不知道是因为之前没有抓住,还是说之后已经没有机会.
其实濑人已经暗示过很多次了不是吗?
在贝卡斯城堡上用生命来威胁对方,决斗城市时玻璃顶楼两人的合作,面对太阳神时扔过来的恶魔圣域…………
他应该知道的,这么做的,一定不是海马濑人,至少不是平时的海马濑人.
那个男人.



"过去之于我是没有必要的."
"人的精神和意志是永恒的."
"只有胜者,才有呐喊的资格."
"武藤游戏,我相信你."
"相信你…………"
"游戏……"
"…………………………"

他的话,他曾经说过的话.
暗的视线有些模糊起来,口腔内的舌头还有些发麻,刚才濑人那家伙,居然引诱自己吻得连舌根都发颤.
技巧真好.
一边赞叹,一边也会不满地想,也不知道是谁先推开了民主社会的先河,要是在过去…………在过去的话…………
暗仔细地回味先前那口腔内清澈的气息,男性的荷尔蒙芬芳……
哪怕我的名字是夕暮的太阳,我的身上也可以拥有热度.
要是在过去,你定然是在下面的,你还得让身体和表情做出同样迎合的姿态…………
他有些不满地想,又很想笑.
难怪你总是要把过去践踏得跟什么似的.
到底谁会***出奇迹呢?我觉得,神官大人现在如此鄙视神明其实就是个奇迹.
鲜艳的红色眼睛有东西,而因为这种热情里蕴含着某种可怕的东西…………
在过去能直视的人又有多少?

暗不知道自己的嘴角隐约地带上了笑意,所以当他看到海马濑人用一种似乎着迷又似乎很熟悉的样子看着自己时,有些微微地吃了一惊.
"真可笑,"海马濑人说,但是不知道他是在对自己说亦或只是自言自语,"死人的国度,全是过往的东西."
"全部死了的……"
"而且你是要去那里的……"
"就在明天……"
海马濑人说话的口气平淡无波,但是和完全不一样,暗一瞬间竟然无法理解这是因为什么,却有莫名的熟悉和惶恐,但是他绝对知道自己如果再听下去,会被陷入其中无可逃脱.
"海马濑人."鲜红的眼睛因为某种剧烈的本能而眯了起来,"你想表达的…………"
他在话一出口时突然就明白了,海马濑人在用古埃及语言和自己对话,而自己本能地,也用上了那失传已久的古老语言.

褐色头发的英俊男人掀开被子,用手扶着床站起来,十指微微颤抖着系领带.
暗走过去帮忙,尽管不太熟悉这些应该怎么做,但是也不会比一个刚才还在下面的人做得差.
然后他发现为一个男人系上领带,竟然远比为他解开来得性感.
怎么总有那么多事,要在现在才突然知道……
以前的生活是怎么回事?
以前的以前呢?
手指碰触到了海马,低温的男人,就和他眼睛的颜色一样.
怎么总是…………
"太阳神."海马用那种语言轻轻说,暗觉得有些恍惚,"所以,你总是有温度的吗?"
"也许是呢,SETO,但是……"他突然说不下去了,他用那种异域的音叫了对方的名字,然后突然就说不下去了.
曾经城之内那群人设想过,如果海马濑人也有个什么什么灵魂附身,他会不会把自己否定一辈子呢^_^
他觉得,这不应该是自己,这也不应该是海马濑人,他们之间的,那种,默契又沉重的关系……


我很想嘲笑你我很想讽刺你我很想像你一样狂笑.
如果那群人知道你在我下面他们该会有多好玩的表情.
海马濑人是个受,哈哈~~~
暗只会在脑子里想象下自己狂笑的样子,但是一点都没觉得开心,对于形象问题,他看得比搭档重很多,当然他知道搭档是绝对不会发出那样的笑的.
可以笑得那么肆无忌惮又那么有形象,也只有他了.
"不过这也许真的可以当作我们之间最好的秘密呢."嘴角扬起弧度.

海马濑人的眼睛里,蓝色慢慢凝重了起来,表情淡漠如水.
记起一切,知道一切,那些残忍却高贵的记忆,会让他的气质更加高华.
王的唇角,笑容慢慢地收敛起来.
他等到对方的表情换成熟悉的嘲讽后,转身离去.
听到海马濑人在声后冷笑一声:"你会惧怕光吗?"
暗没有转身,他听出了里面海马濑人习惯性的讽刺,和,别的什么.
当然,他说这话时比平时吃力.
"我要去整理卡组了,船明天就抵达."他没有回头,答非所问,口气漠然.
虽然知道,其实最想在明天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他……
然后王把门推开,走出去.
和房间内的暗对比起来,更像是走到了一片光里.

他突然感觉到自己颤抖了一下.


你会惧怕光吗?



那些王的骄傲与冷漠……
你的气质高华……


过去的,都会被那个男人毫不犹豫地舍弃掉…………
他如果,只在乎现在和未来…………




只是,
虽然这么想,
我们却终究还是要分开.



END




我现在开始怀疑,真的有暗海,或者海暗吗-W-
avatar

帖子数 : 55
注册日期 : 10-01-1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暗海]彼此之间

帖子 由 byakuya6 于 周日 八月 01, 2010 11:54 am

额、、、那啥有没有海暗海受党是不知道的=v=

喜欢这文顶个~!

byakuya6

帖子数 : 4
注册日期 : 10-08-0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