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帝国
最新主题
» 【求助】来学习下论坛知识,求指导的说~
周三 七月 11, 2012 10:36 pm 由 海马艾儿

» 新人报道啊!!各位浮出来啊!!
周六 六月 09, 2012 11:31 pm 由 hosiko

» [原創][海城BL] 酒醉(完
周日 八月 28, 2011 8:27 am 由 AKASAYA

» 【游戏王】【表海+王塞】人格分裂也不全是不好的
周一 六月 13, 2011 10:34 pm 由 qaz90302

» 2010社长快乐嘤嘤嘤!
周一 十月 25, 2010 4:20 pm 由 canal

» 【我不是新人】ORZ
周五 十月 08, 2010 12:12 am 由 lanee

» 新人~~XDDD
周日 九月 05, 2010 10:53 am 由 canal

» 【格式】新人报道——神马的能吃嚒
周一 八月 02, 2010 2:21 pm 由 

» 【09社长庆生文/片段】前段时间Y 的 图书馆随手文
周日 八月 01, 2010 1:06 pm 由 byakuya6

合作伙伴


[风舞3开张贺文]与爱相关 (海暗)

向下

[风舞3开张贺文]与爱相关 (海暗)

帖子 由  于 周六 一月 30, 2010 4:20 am

那种感觉,是很幸福的,能感觉到,在海边的错觉。



他们其实,也是一类有时候经常回忆某些事的人,这一点,许多人是不会明白的。



海风总是非常温柔的。
海马在抬起头的时候,细碎的光斑正透过褐色的发丝静谧地洒在他蓝冽是眼睛里。
风很温柔,在发际间吹过时都还带着淡然的水气。
才想起,是在海上。


他慢慢起身,看到身边的人半躺在靠栏的吊床上,毫不介意地让鲜艳的发色在风里昭彰开来。
在风里微微微微地晃动,用一种当时海马还不是很明白的目光去眺望盘旋着的海鸥。
“游戏……”他说。
“恩?”少年回过的侧脸非常清秀,嘴角有意无意地扬起来,有种莫名的熟悉。
“你像是入迷了呢。”
“啊…………入迷啊……”游戏似乎一下子没明白过来,随后却突然笑起来,“也许真的是的……那个是海。”
清秀的脸上艳丽的发色和眼睛一瞬间透出孩童的神往。
海马有些无奈地耸肩,游戏觉得他眉毛挑动的样子有种别样的性感,忍不住紧紧盯着,看那个男人站起来走到自己身边。

“我说,童实野不是也临海么,你就那么喜欢站在甲板上看么- -。”很明显在海马心里游戏的回答不太符合他天才的评分标准,他用一只手握着游戏吊床上的绳索,微微俯视那个一脸幸福的少年。
他的心情怎么就那么好?嘴角那弧度还在继续上扬……
“我喜欢用我的方式看海。”
“那以后就经常带你这样看,好吗?”海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宠溺口气。

游戏偏过头去,似乎在有意地让海马看清楚自己嘴角上扬时那种清秀的弧度。
眼睛是火焰的颜色,在那几缕金色的发丝下像是被精雕细啄过的鸽血红般绝伦瑰丽。
很漂亮,有时候海马会有种把全世界最尊贵的珠宝都装饰上去的冲动,这少年的气质总是让人无由来地想要去精心呵护并仔细雕琢。
所以他会用一种自己特有的方式去疼爱,当然他从来不会说出口。

这俯视与仰视的画面看过去其实非常美丽。

“晚上吃什么?”海马微笑。
然后少年伸出手,环住俯视自己的男人的脖子,用力抬起身,在男人棱角英俊的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这次,晚餐让我准备好不好。”
少年在男人错愕的一瞬间轻轻巧巧地从吊床上跃下,往船舱方向灵活地跑了过去。

唇角和颈窝处还留着刚才的温度。

海马呆呆地望向游戏跑去的方向,半天没反应过来。
幻觉,他想,这真的很像幻觉。

然后海马把手放开来,吊床就在他身后塌了下来。
从某个角度来说,伟大的KC社长在刚才的几分钟里用手拉住绳子担当起了绳索的重任。
“我总感觉到,这像是一个梦。”他看着那背影对自己说。
心中隐约有些类似于海枯石烂或者山盟海誓的片段,但是却模糊得像隔了无数道透明的壁垒,看不清。
他用手环住双臂斜靠在栏杆上,仔细回想刚才的每一个细节,少年那双鲜红的眼睛对着某样东西入迷时的样子,美丽的光彩有种分不清是火还是血的错觉。

总是有种,杂含了许多残忍的天真想要用一个微笑去修饰,这少年的心思,有时候捉摸不透到底会不会成为一种过错?

结果透过厨房玻璃窗看到的情景打消掉了海马还不到3秒的勉强算得上合格的多愁善感。
我们的游戏正高举菜刀对着一条在砧板上挣扎的鱼下手……

那一瞬间海马濑人的脑子里闪过无数的省略号………………

等一等等一等等一等!!!!!

他难道要对着一条连鳞片都没去掉的鱼砍下去吗?!!!

亲爱的同学们,如果你对着一条滑溜溜的还没有去掉鳞片的鱼一刀挥下,请相信我,那受伤的往往不是鱼。
手起……刀落……落在了手上>W<

悲哀的惨叫…………因为过于骄傲的自尊…………活生生地压了下来。
海马只看到一张咬着嘴唇忍着眼泪的扭曲的脸……自然他也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表情逐渐变成……哭笑不得。

………………………………

………………………………

这个孩子难道一点生活的常识都没有吗?
还有为什么他竟然会想到去和鱼这类生物,哦不,动物打交道……

海马走过去,很自然地拾起那只对他来说实在显得很纤细的手,游戏左手食指上一道不轻不重的伤痕,血液泊泊,不急不缓地打湿皮肤。
手指尖所碰触到的肌肤有一种少年特有的,跃动的温度,和这个灵魂大多数时候所表现出的凌厉不同,海马总觉得很多时候他在自己面前其实应该是温柔且乖巧的。
“是不是很疼呢?”他问。
“还好。”游戏非常平静的回答在海马听来却可以明白里面多少有点不干不脆。
“这可真像你。” 海马说。然后又在心里说,像有时候的你。
那个时候,已经多多少少有些听说一些关于灵魂与躯体的事情,虽然一向信奉超自然的自己从来没有把这一切当一回事过。
所以他不明白自己那时候为什么要说出这样一句话。
然后不出意料地,少年诧异地瞪大了那双漂亮的眼睛,再更加诧异地看着海马微微俯下身……

受伤的皮肤那里,温柔的触感缓慢地顺着神经传达到大脑,是一种非常感性细致的温情脉脉。
而口腔里有若无似无的淡淡香气,静静盘旋在自己温暖充盈的血管里,让血液与神经都有种被麻醉的错觉。
“虽然不知道你准备做什么,但是首先还是要去鱼鳞的。”笑容淡淡地露出来,海马社长的生活常识竟然让游戏眼睛里难得地闪出崇敬的光。
海马发现自己对这少年的心思真的是琢磨不透了……
你是这个世界的人么?他有时候真的会有想这么问他的冲动,一个人怎么能单纯得这么彻底。

当然,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细心地给对方包扎起来。

“晚上可以吃生鱼片了,”海马说,“如果你受得了芥末…………我可以做。”他有些不动声色地看着那条可怜的还在挣扎的鱼…………慢慢黑线。
“你们经常吃鱼吗?”
“日本毕竟是个岛国。”
“所以,你们也就能经常地看海,对不对?”
“童实野不是临海吗?”
“那和我想的不一样。”

海马那次没有继续说话,他只是觉得,无论是情节还是对话都有些意识流。
而游戏也没觉得奇怪,似乎高高在上日理万机的海马社长理所当然地会包扎伤口或者知道对待鱼的第一步是先要去掉鳞片…………再或者其实海马濑人还会做生鱼片。

所以等到他一脸黑线地忍耐住也芥末而差点喷涌的泪水时,真的很想拿起旁边的水杯朝那张笑得意味深长的脸砸过去。
“原来你竟然可以吃得惯这样奇怪的味道,海马濑人!!!”游戏很少把KC社长连名带姓一起叫出来,而这次他感觉自己的牙齿几乎可以把这人的名字咬得粉碎。

“你最好注意下你受伤的手,杯子里的水很热。”在吃下一口生鱼片的同时海马用眼神优雅地看了看游戏先前正构思着砸向自己的杯子,“再烫到的话就很麻烦了。”

遥远的天音也无法让这个游戏明白,有机会品尝KC社长的手艺这对多少人来说是无上的殊荣。他有些委屈地转过脸去,“明明先前是我想做给你吃的。”
“是的啊,那可怎么补偿呢?”男人漂亮的蓝色眼睛里有些许光线流淌过。
这个男人的“生活常识”可以让和多人佩服。
什么叫心知肚明,可是为什么有些人就是那么可恶?!
于是游戏就真的就拿着水杯朝海马砸了过去……
身体本能一向超常的海马濑人轻松一侧头,身后的墙壁代替他中招,“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决斗王也可以这么没风度呀。”
游戏可以感觉到海马忍着笑的嘴角…………在抽筋=W=。
“我还不是只有对着你才会这样………………!!!”他把“没风度”三个字咽了下去,那似乎是海马见到城之内时最符合的三个字。
竟然被套用到自己身上!!!!!
似乎这一切,是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天崩地裂日月倒转也磨不去的………………关于这个男人的神经质和恶趣味- 。-,他总是无由来地,有一种怀念的感觉。

而残忍的事实是因为刚才扔杯子时的幅度过大……我们亲爱的游戏其实是连自己整个人都往前……扔,哦不,倒了下去……等他想要稳住重心时更加残忍地发现这地板他妈的比他刚才没去鳞的鱼还滑……

神明们今天难道都在睡觉吗?
是的呀,你看天气那么好……

天空逐渐被染红,干净的空气看不到一丝杂尘。
夕阳斜斜地从大开的窗户里照进来,风掠过发际,有一种温和的柔软。

少年柔软纤细的腰身是一种别样的精致与盈盈一握。
吹拂在脸上的气体温润得近乎幻觉。
游戏感觉得到自己那几缕金色的头发柔顺地向着地心引力的方向倒,而海马褐色的发丝里,蓝色的眼睛在微微地闪光。
那个男人挽住腰的手及时制止了自己更加没风度的尖叫,比鱼鳞还滑溜的地板在那一瞬间比镜子还清楚地照射出两个人同时无语掉的一幕。

谁也没有对彼此的拥抱陌生过,谁也没有。

但是海马很少看到游戏这样笑,他笑起来的时候闭上了眼睛。
少年腰间紧致的皮肤和薄肌,散发出一种因为年少而特有的青涩气息,以及,因为些许慌乱的微微颤动。

那种让心跳都柔软下来的感觉……

海马记得那时候自己把那张脸扶起,少年的脸有一种类似微醉的红。
他记得自己去吻那个嘴唇,他把那个孩子抱起来,看他在自己怀中晃荡时因为舒适而发出一些听不清楚的呻吟。
夕阳愈沉,那空气就愈红,沉醉着……
半拉的窗帘,阴影在那个孩子精致的锁骨间徘徊,海马把游戏放到床上,从喉结起一直亲吻到下腹,手伸进衣服里,皮肤温热。
他们做这一切都如此顺理成章又如此奇妙地有陌生的温柔。

他们的职业都不是诗人或者艺术家,所以没必要在那样的环境下去写首词或者绘制一幅画。
但是即使入海马有时候也会微微遗憾那一刻没有什么留下任何明确且肯定的证据。
很温柔,很温柔,很温柔……
他在怀下轻轻挣扎,用牙齿咬着耳朵,再寻找着嘴唇,撕磨……力度却都是非常轻柔的那种。
“你可以这样经常地看到海吗?”少年清澈的声线在儿边温润地响起,好象是一种撒娇的口气。
“你为什么总是问这个问题?”他不解。
“我只是觉得很熟悉而已。”对方也没有解释。
海马记得自己的手在游戏的腰间抚摩,那温度却突然颤抖了一下。

日本毕竟是个岛国……更何况童实野临海……

他也懒得再去重复这句话了。

“SETO。”身下的人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夕阳的残光滑到窗户上,游戏脸上似乎被镀了一层薄薄的金光。在他微眯的眼睑上轻轻跳动。
海马惊鄂,“再说一次,你再说一次……”
“SETO……”游戏的声线里被染上一种青涩的异域口音,海马怎么听却都觉得熟悉,虽然他是知道的,游戏最正常的时候应该是一本正经地叫他海马,或者在生气的时候连名带姓地叫他海马濑人。


“和以前一样。他又呢喃,“是和以前一样,还是不一样?”
“你在说什么……游戏?”
“SETO……你经常这样看着海吗?”
海马的天才大脑再度省略号中……

于是男人做了一个很陌生却让他自己非常熟悉的动作,他在床边跪下,在那个孩子的唇与耳之间细致地吻啄。
“这和以前一样。”游戏说。
那个时候海马在小心地避开那只受伤的手,所以他没有听到,有意的,或者也真的是无意的。

用一种最温柔的心情,去对待彼此,暗下来的光线都可以如诗。

这些夜晚很邪恶是不是?其实我也不知道神明大人们有没有老老实实睡觉……

历史不知道是延续,还是重演。

我,我们,总是分不清楚,那到底是真实还是幻觉。

也许很多很多年前,也只会有我们两个人一起在看那片深蓝。
也许很多很多年后,你会明白过来,而我已经忘记。
再或者,等我们都记起来时……等我都记起来时……

你会明白的,我不会习惯生鱼片,我也不会在临海的地方天天看海……

有时候海马还是会想起,那红色的眼睛像是能滴出血的火焰在注视自己。
而他的帝王蓝六月也能冰封住大海。

他和那个少年个人在船上,海风很温柔地抚摩过那嚣张的头发,他对自己说晚饭让他来解决,嘴角轻扬,结果却让自己亲手去做生鱼片。
他砸向自己的水杯……后来他在自己手中盈盈一握的腰。
那夕阳的光照在那个少年的脸上,房间里连空气的分子都有种微微沉醉的感觉。
那少年的呢喃总要等到很久以后才明白。

那很多个动作似乎都曾经历历在目。

海马记得自己并没有和游戏有那段旅程的,但是为什么连细节都能清晰回忆起。
那是真实,还是梦,还是真实和梦已经交杂了?也或许那真实和梦有许许多多,都一起在一起融化了。

在很久很久以后,有时候极其难得地午睡一次,醒来时他都会有种不清楚自己在哪里的错觉。
那个少年的头发飞扬于海风里……
我替他握住吊床上即将断掉的绳索……
他皮肤下年轻的跃动,少年的身体,我总觉得那是连时间都不会磨去的一种永恒的……挑逗。
我总是怀疑那天是幻觉……虽然我经常带着他出去度假……

我们以前,是不是经常在一起看海?在与沙漠接壤的那一片最沉静的无垠大海……
那水的颜色,和你的眼睛一样让我无限怀恋,SETO。




这感觉真的是如梦一样,这是梦吗?


因为心不在任何人身上,所以坚强,因为身不属于任何地方,所以流浪.

其实我知道,你一定希望我不若你一般孤单。
其实,无论幸福被怎样定义,被怎样怀疑,我们的故事,却都是真实的。


请了解我的很多个不习惯……因为我本不属于这个时代。
请让我听到那异域的音线……虽然我已不属于那个时代。


END
avatar

帖子数 : 55
注册日期 : 10-01-1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好文呐,顶上

帖子 由 Chiyoko.K 于 周六 一月 30, 2010 8:49 pm

最近都找到了好多很不错的海暗呢,谢谢小布发上来 Smile

Chiyoko.K

帖子数 : 5
注册日期 : 10-01-2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风舞3开张贺文]与爱相关 (海暗)

帖子 由  于 周三 二月 10, 2010 11:59 pm

这样么,很开心呢

也很想看小千的作品XD
avatar

帖子数 : 55
注册日期 : 10-01-1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