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帝国
最新主题
» 【求助】来学习下论坛知识,求指导的说~
周三 七月 11, 2012 10:36 pm 由 海马艾儿

» 新人报道啊!!各位浮出来啊!!
周六 六月 09, 2012 11:31 pm 由 hosiko

» [原創][海城BL] 酒醉(完
周日 八月 28, 2011 8:27 am 由 AKASAYA

» 【游戏王】【表海+王塞】人格分裂也不全是不好的
周一 六月 13, 2011 10:34 pm 由 qaz90302

» 2010社长快乐嘤嘤嘤!
周一 十月 25, 2010 4:20 pm 由 canal

» 【我不是新人】ORZ
周五 十月 08, 2010 12:12 am 由 lanee

» 新人~~XDDD
周日 九月 05, 2010 10:53 am 由 canal

» 【格式】新人报道——神马的能吃嚒
周一 八月 02, 2010 2:21 pm 由 

» 【09社长庆生文/片段】前段时间Y 的 图书馆随手文
周日 八月 01, 2010 1:06 pm 由 byakuya6

合作伙伴


【玛塞OR塞玛】马赛曲之《坠河》

向下

【玛塞OR塞玛】马赛曲之《坠河》

帖子 由 爱毙游戏王 于 周三 一月 27, 2010 6:30 am

【part 1.】

那是一个极其平常的清晨。

甚至由于雷雨将至的关系,空气隐约有些滞重,于是塞特自觉,啊,一定是呼吸不够顺畅所以才醒得格外早。

他起身去散步,一路呼吸雨天潮湿的前戏。走到露台的时候他稍微愣了一下,毕竟没料到有人一大早就与他同等无聊。

“玛哈特。”

那个人回过头来,褐色瞳孔倒映出塞特的脸孔。

“是你啊,”玛哈特微笑着转身,“起得真早。”

“你也不晚。”

塞特站到他的手侧,俯瞰环城而过的尼罗河水。天际的天狼星尚若隐若现,一年一度的尼罗河泛滥节又要开始了。

两个人静静屹立在那儿许久,直到某人一个激灵,想起自己先前遗忘了的一件大事。

“塞特……”玛哈特面露难色地悄悄退开一小步,用诚恳的语气对塞特说,“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事要告诉你。”

塞特扫了他一眼,目光长久驻留在那面颊上荡漾开的羞愧之色,心中念叨:不对劲。半晌,才冷冷地应道:“什么事?”

玛哈特的表情愈发尴尬:“是……是……”

果然有诈。塞特眉头皱了一皱,等着他主动招供。

“是……关于河神的木雕像。玛娜昨晚练习咒语时,不小心把它炸成了粉末。”吞吐老半天,玛哈特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替徒弟的罪过买单,“后天就是节日大典了,重新赶工的话也来不及,怎么办才好呢……”

原来只是这码子的事。

“是吗。那还真是有点棘手。”塞特抱臂在胸,冷冷地答了句,似乎非常的事不关己。和预期一样的反应。玛哈特怔忪片刻,便把思维重心放到“如何向王样通报他不会生气并且能够采取有效措施进行补救”上面去了。

——然而开完晨会他满腹歉疚前去汇报的时候,艾图穆却是拍拍他的肩膀,直言他不必为塞特背这种黑锅。

“他恐吓了你什么值得你这样做?”艾图穆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而玛哈特只觉匪夷所思。

应该说是塞特凭什么主动帮他顶罪才是吧?

但那家伙仅仅板了一张冰山脸,倨傲地提醒他,你欠我一个人情。

并且雕像的修复工作,依旧需要玛哈特完成。

很倒霉。

【part 2.】

“小伊彼七十三蒲式耳大麦。”

“那么总数是小麦二百三十,大麦一百二十。”

“是的,不过还有木材的价钱,和农作物在柏哈换成的油……”

玛哈特停止计算,抬起头无奈地盯住扳手指中的客人,继而垂头丧气,埋首疾书。

他一贯热爱自己的工作,不过偶尔,偶尔他也是会感觉疲惫,很想喘口气的。比方说现在,身兼神官、魔术师及宫廷警卫队队长的他,居然需要参与协助总督先生,共同攻克数学难题。

间或还有玛娜不识好歹的打搅。当她第一百二十一次将手里的莎草纸往他手上塞,他不得不接过,随即震惊地跳起来:“你打哪儿弄来的这玩意儿?”

玛娜做了个鬼脸:“河边芦苇丛里长出来的。”之后她犹如鳗鱼般迅速开溜滑进内室,剩下师父好气又好笑地瞪着那份文字:莴苣、曼陀罗根、阿月浑子和没药……无错,这分明是张***方子。

“玛哈特大人?”底比斯总督的呼喊打断了他的思路。他重新举起划拉了一行行数字的纸张,继续关怀农作物的生长,顺手把药方扔去了什么地方——

具体是什么地方,回过头来他自个儿是找不着了。

反倒是上门拜访的塞特,不知怎么,就拿到了那张纸条。

“你竟然在炮制***?”他冷冰冰地展开那张纸,翻来覆去地审视,嘴角噙一丝轻蔑的笑意。玛哈特试图抢夺没能成功,只好叹息一声,欲盖弥彰似的竭力撇清关系。

你说我会相信吗。塞特忍不住翻白眼的冲动。他走的时候顺手牵羊带走那个方子,玛哈特起初怀疑他是准备亲手实践,然后推翻了这个念头。

大概是打算用它来威胁我。

他怀抱这样的想法入睡,一边辗转一边自我催眠自己一向行为磊落,不会被这区区污点所击溃。

——结果当晚的噩梦令他耻辱得无以启齿,第二天破天荒称病请假,闭门谢客。

“我要不要去探望他呢?”艾图穆向塞特咨询道,“他应该不会拒绝我的莅临。”

“这很难说,我的王。或许他确实病的不轻,不宜见人。”

塞特如是回答,心底自动将玛哈特的反常与***方子联系在一处。

莫非他真的在炮制***?

莫非他要用这药去蛊惑谁?

莫非他已以身试药放倒了自己?

……

塞特的本领是,纵使脑海浮现种种猜测,其中不乏香艳镜头,他的神态永远能够定格在冷静自持的幅度,连眉梢都不会泄密。

玛哈特,你又落了个把柄在我手哦。

【part 3.】

最近一连数天都燥热无比。

这已经给很多人带来了烦恼,因为躺在床铺就像躺在灶台的话,怎样都不可能睡得舒爽。

哪怕是风度翩翩、丰神俊朗的神官也不例外。在玛哈特醒悟到自己在榻上反复折腾的行为酷似热锅中垂死挣扎的鱼以后,他翻身下床,随意披了件袍子就出了门。

屋外的夜风也饱蘸热气,此时此刻,唯独月色和河水凉润。他光脚踩在沙滩,石子略略有些硌脚,但他喜欢这种感觉。

跟从湍急的河水他一直这么走着,然后,他看见了一个人。

“塞特。”玛哈特下意识唤出对方的名字。

古铜色的肌肤浸在清澈的河水当中,碧波在塞特的身体表面辗下扭曲的痕迹,又冲刷走这些透明的纹理。他头发上的水珠成串地滴落,几乎连成线地,在锁骨那儿形成两个小小的漩涡。他伸手搭开湿漉漉的刘海,便也瞧见散步至此的玛哈特。

“是你啊,”塞特轻轻挺直了些腰杆,“这么晚了还不睡。”

“你不也还醒着。”

玛哈特走到岸边,蹲下身子,昂首打量星罗棋布的苍穹。努特就在那上面注视着他们吧?轻握一把孔苏的光芒,他心底响起一个类似于呐喊的声音。

与此同时塞特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发呆的玛哈特。他不是一个八卦爱好者,但是这一次,他承认他十分有心去探知玛哈特是不是对***有特别需求。

究竟是拿来对付谁的呢?

他的视线如笔,缓缓地,自上而下地,勾勒玛哈特剪影的线条。又如河水,漫过那披肩的发,微敞的领口,盘坐的双腿。他发现在胸口熟悉的位置没有千年智慧轮。这就好像卸除了什么防备一样,宣告了某种可能。

比如说在这个夜晚,他和他都不是神官,只是路人,是朋友,是……

什么都可能是,什么都可以是。

他再度想起那***来。

可是***是用来干吗的。

爱情不需要***,正如命运不需要安排。

玛哈特神游太虚良久,回神后面对的第一个事实,是自己的手腕正被塞特拽着。

下一秒,他就给拖进了河中央。

出乎意料的是他丝毫没有反抗的意念。冰冷的河水簇拥着他,他却仿佛置身沙漠。万顷红沙掩埋他的皮肉,炽热的阳光灼烧他的心脏——一切,都宛若他噩梦里的景象。

那么那个梦的结局是什么?

他凝视塞特湛蓝的眼眸。是的,那个答案就是这个,那个尽头就在这里。

当你平躺下来我便成了河,回绕你的颈间在你唇边干涸,窃想你的眼神我恋恋不舍,聚为一泓泉水深邃清澈;当爱燎原成灾你徐徐侧身,堆积肥沃河床我是朝圣的人,我是客途的雁却一往情深,从此无意追逐新绿的春。

【the end】
avatar
爱毙游戏王

帖子数 : 40
注册日期 : 10-01-2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玛塞OR塞玛】马赛曲之《坠河》

帖子 由 狗血姬 于 周三 一月 27, 2010 2:48 pm

好短啊 为什么没多的呢!!
再写些系列什么的嘛~
avatar
狗血姬

帖子数 : 48
注册日期 : 10-01-1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玛塞OR塞玛】马赛曲之《坠河》

帖子 由  于 周三 一月 27, 2010 3:04 pm

T T师匠,除社长外最喜欢的男性角色之二
最后一段真动容,他们在我心里真的很适合啊很适合啊很适合,三千年前即使恋人未满也是情人以上吧内牛,只有难寻,寻到了就经常不仅仅是挚友
avatar

帖子数 : 55
注册日期 : 10-01-1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玛塞OR塞玛】马赛曲之《坠河》

帖子 由 爱毙游戏王 于 周六 二月 06, 2010 8:24 am

狗血姬 写道::好短啊 为什么没多的呢!!
再写些系列什么的嘛~

这个是系列啊,叫“马赛曲”的……囧rz
avatar
爱毙游戏王

帖子数 : 40
注册日期 : 10-01-2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