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帝国
最新主题
» 【求助】来学习下论坛知识,求指导的说~
周三 七月 11, 2012 10:36 pm 由 海马艾儿

» 新人报道啊!!各位浮出来啊!!
周六 六月 09, 2012 11:31 pm 由 hosiko

» [原創][海城BL] 酒醉(完
周日 八月 28, 2011 8:27 am 由 AKASAYA

» 【游戏王】【表海+王塞】人格分裂也不全是不好的
周一 六月 13, 2011 10:34 pm 由 qaz90302

» 2010社长快乐嘤嘤嘤!
周一 十月 25, 2010 4:20 pm 由 canal

» 【我不是新人】ORZ
周五 十月 08, 2010 12:12 am 由 lanee

» 新人~~XDDD
周日 九月 05, 2010 10:53 am 由 canal

» 【格式】新人报道——神马的能吃嚒
周一 八月 02, 2010 2:21 pm 由 

» 【09社长庆生文/片段】前段时间Y 的 图书馆随手文
周日 八月 01, 2010 1:06 pm 由 byakuya6

合作伙伴


白色的龙——about Seto&Kisara

向下

白色的龙——about Seto&Kisara

帖子 由  于 周一 一月 18, 2010 9:36 pm

追逐着在时光中渐次流逝的幻影,追逐着宛若冰晶碎片中的迷离……
你有没有仔细去看自己的指间,那里的纹路刻画满历史的洪荒……
要相信,这是你们的故事。
因为在那个年代,传说也不过如此。
KISARA,你,看得到未来吗?
题记




10岁的一天夜晚,宁静的,与世无争的生活被打破,KISARA所在的村庄被盗贼洗劫。
KISARA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她出生时就被扔弃,是这个小小绿洲上的居民抚养了她。
那个时候,质朴的村民没有去在意这个女孩与众不同的银发蓝眼,盗贼洗劫村庄时,村长的妻子还努力保护过她,让KSARA躲到自己家一个隐蔽的房间里。
这是KISARA印象中第一个清晰的,关于死亡的画面,那个普通却非常温柔的女人拒绝为陌生的男人开门,她把KISARA挡在身后,在粗野蛮横的耻笑中被削下整个头颅,一腔热血近乎是用喷涌的姿势染红了对面的凶手。
那个时候,整个村庄已经化成火海,到处都是哭喊奔逃的喧嚣,血流成河,似乎连天空都岌岌可威地将近崩溃。
什么东西滚到了脚边,10岁的女孩在微弱的光线中仔细辨认,才发现是村长妻子的头颅,凌乱的黑色长发浸泡在血水里,两眼僵冷,死不瞑目。
KISARA捂住嘴阻止喉咙内升腾的尖叫,从脚尖沸腾而起的窒息感将她迅速吞没。

等到冷静下来时,才发觉有阴影笼罩上了自己,抬起头,好几个盗贼阴狠的目光匕首般让她毛骨悚然。
“看,是个妖精!”其中的一个盗贼略带兴奋地叫了起来,“这个村庄竟然养着这样一个妖精!”

那个时候他们看到的10岁女孩,银色的长发如同水银般华丽地倾泻而下,覆盖在单薄纤细的身体上就如同月光亲吻着最寂静的海平面,一双眼睛凝聚了天空与大海所有的蓝色,深邃得连尼罗河都难以渗透,那是怎样一种纯净到迷茫的瑰丽。

“杀了她吗?留着也是个祸害!”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盗贼一边说一边就掏出匕首来,但是被拦住了。
“先留着吧,这种稀罕的货色到城市里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KISARA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的对话,把女孩卖到城市里,她是听说过的,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面临这样的灾难,但是僵硬掉的双脚和充斥满空气的血腥味让她知道逃跑是不可能的。

后来,她的记忆很模糊,自己像畜生一样被装在铁笼里走了很多天。
自己的村庄只是在一个小绿洲上,出了绿洲后能见到的只是茫茫沙海,盗贼的心情也很不好,KISARA滴水未进,在粗野的骂声与炽热骄阳下只觉得昏昏沉沉。
等一瓢冷水突然浇到身上时,她被迫拉回了意识。
看守她的盗贼很满意地嘀咕:“原来还活着,果然是像妖精一样的生命力啊。”

那天晚上,心情好转的强盗点燃了篝火,在酒精和食物中用难听的声调开玩笑,KISARA跪坐在笼里,听着粗鄙的喧嚣和远处似乎若隐若现的明快马蹄声,有些茫然地闭上眼睛,却在强烈的潜意识里看到不断逼近清晰的身影。
一直以来,她都有着高出常人许多倍的直觉。

用非常缓慢的速度抬起眼睛,隐蔽处悄悄走来的少年只一眼就看出那远远超出同龄人的矫健与敏锐。

非常奇怪却又是在冥冥中注定的命运交接线。

那头水银色的头发在姣白的月光下柔顺地披散着,让从小就见多识广的少年也不禁暗暗吃惊,竟然有这样一种奢华可以用如此纯净的方式荡人心魄。

是错过与即将错过的梦境。
KISARA对第一次见面的少年竟然产生了莫名其妙的熟悉。

男孩让自己抓紧他,御马的技术非常高超,飞扬的褐色头发拂着自己脸侧,因为本能的害怕而抓紧他的身体,可以感受到有力的心跳和温热的呼吸。
不认识他,记忆里也从来没出现过谁可以如他这样气质高华。明明是和自己一样大的孩子,穿着也非常普通,但那英俊的脸庞却有超乎年龄的成熟,深褐的发色猎猎扬起时,连黑夜中星子的光辉都可以毫不犹豫地抖落。
他回过头时KISARA看到那张俊挺的脸上有着和自己同样的蓝色眼睛,却是连一丝迷茫的神色都找不到,在夜晚黑色的大地与天空之间光芒沉静又坚定。
马蹄声激切清越,一路高高扬尘。
当他用镇定的目光看向自己时,KISARA突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
这样高贵骄傲的眼睛,帝王蓝……比任何承诺都掷地有声,连同村庄被洗劫的恐惧都被干净利落地清空。

“你先走!骑着它,跑一个晚上应该就能回你自己的国家了!”在快到沙漠时SETO让KISARA握紧缰绳,敏捷地跃下马,再像是鼓励般地跟在马旁边跑。
坚定的目光让人非常放心。
每一个动作都非常干净利落。
KISARA握紧了缰绳,少年在马身上重重地挥下一鞭,马就飞速奔跑起来。

从荒漠吹来的冷风在黑夜里将KISARA的头发高高吹起,SETO止步凝视,那比月光还要奢华的银色在风中飘散开时女孩回头看向自己,她清亮而急切的声音在风声和马蹄声中颤抖颠簸。

你叫什么名字?

银发纷乱地在女孩清秀的脸旁飞扬,一直都迷茫得近乎凝滞的蓝色眼睛第一次透出了波动。

少年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起来,对着越来越远的银色背影说,SETO!

下一秒马匹就载着KISARA跳出了SETO的视野,宽广的沙漠在已经开始惨淡的月色下有一种诡异的宁静,马蹄飞驰的尘土在身后高高扬起,在寂静的空间里奔跑的声音异常悠远。

你有没有想过时间和空间也是可以用心去记住极其少数的时刻。
等一等,请再等一等……

KISARA迎着风让马加快了速度,她想起SETO站在那里看自己离开时的身影,和那高贵却异常坚定的眼神,望向自己跑去的方向,仿若可以穿越时光。
她闭上眼睛,仔细,仔细地去回想。
那个叫SETO的男孩站在风中看着自己走远……
与风神同名的存在,褐色的头发飞扬时不屑星子的光泽,仿若要与夜色的空远融为一体……连气质都是这样的高华绝代。
那必然是为奇迹而生的人……

她睁开了眼睛。
几千米高远的深蓝,唯一明白的,就是只有灵魂才有资格与他高高对望。

火光冲天而起,连银色的翼都在腾腾热气中染上了浅红,SETO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向天际,那耀眼的白光刺穿了浓重的黑暗,风神让那少年的气息迎面扑来,白色的龙有非常纯净的蓝色眼睛。
彼此之间遥遥对望。
谁来告诉他们,那种感觉叫释然……

其实KISARA很想对SETO说,再往前跑,就要离开我的国家。

光辉四射的强大灵魂,垂眼时坚持住那滴欲落的沉蓝眼泪,皓月星汉下万古永存的神明说,灵魂不朽……

在那个代代称颂的古王朝,传说中沙漠里的行人若心怀感恩,便不会迷失方向,有白色的龙会在黄沙与蓝天下为你指出水源与绿洲的方向,她的歌声是传承自日月神明的天籁,她的眼睛有非常纯净的蓝色,连尼罗河都要为之浪漾。
那色泽比月光更加奢华神圣。
那在黑暗中的光辉可以让黑夜比白日更加耀眼。
让日与月的光芒都为他们的每一位子民照亮前方,繁星洒落神明恩泽的碎钻,圣徒集聚在黄金与景泰蓝筑就的繁华城邦,于神庙恢弘的柱体与高耸的方尖塔上刻下他们在沙漠中看到的白龙神迹,用对待传说的口吻虔诚赞颂膜拜。

SETO,你看到了吗?
我为你点亮了整个繁星璀璨的苍穹。
向着那尼罗河流去的方向歌唱,那是我在看到你第一眼时就为之定格的望穿秋水与万千顾盼。

灵魂凝结为实体的精灵,多少时间与空间都在寂静的蓝色中流逝不回。
那清澈湛蓝的河流,把歌声带向远方,带向你所在的万神守护的城邦……

等到再一次踏上车来人往的繁华首都时, 已经是7年之后。
默默忍受着排斥的目光和朝自己扔来的石头,7年了,对待异己的诅咒依然可以像毒药般残忍,KISARA勉强地支持住自己,这里有多少人,是她曾经在沙漠中引导过的过路者,又有多少人曾经对着白龙高唱颂歌。
她忍住疼痛,嘴唇被咬出了血。
不会再有半点怨言,心就像静止的湖面,她知道自己是不应该来到这个地方的,被说成妖精的人,是没有谁会理会你的辩白,何况这一年正逢新王登基,宫廷内却是暗杀劫持不断,连先王的坟墓都被盗贼王光顾……
而在此时突然从沙漠深处出现的自己对于惶恐不安的人来说就如同传说中被下了诅咒的妖精。
跌跌撞撞地向王宫方向走去,却终于是体力不支倒下。

头发轻柔地盖在身上,闭着眼睛的时候感觉身体被人抱起。
坚强,冷洌,沉默的温柔。

喧嚣停止了,KISARA突然觉得久违的安心又回来了。
听到稳健的心跳声,放松了的她终于沉沉睡去。

是SETO……

我看到了黑色土地上尼罗河的流水如同天空的眼泪,这个繁荣奢华之地将要把一个血红的神话铭刻进历史,却无法看到在时间与空间的轨迹里,不朽着的会是传说亦或魂灵。

于帝王谷附近死灵之村的方向,一直以来被视为罪恶与不洁之地,据说有无数亵渎神明的灵魂聚集于此,夜夜高歌要布施悲伤与罪恶,迷惑住飞往永生彼岸的感恩之灵。而在新王登基的第一天,那个方向突然浓烈起来的血腥气息让KISARA凭空地感觉到桎梏将来,7年时间,她神谕般的第六感从来没有像这次那样强烈而又窒息。

那一日,先王陵墓被盗,白龙救下了数个被盗贼团围困的王家守卫。
随即皇宫发生刺杀,神官团站败,新王***出神才勉强与对方打成平手。
接下来神官团以塞特个人名义下令全国戒严。

记得,那个与风神同名的少年站在夜晚荒芜的风中,气质高华。
她在越跑越远的马匹上回头看,那一直注视自己的少年目光沉着坚定,仿若可以穿越时光。
用7年的时间,来让彼此的灵魂成长。
KISARA在沉睡中可以感觉到SETO就站在身旁,他一言不发地沉默着,只是深深凝视。
苍白纤细的身体,却可以独自从沙漠中来……
回忆的每一个细节都可以为沉寂的心带来交织晶莹的流光。
他记得,自己在10岁的那年,救过一个银发蓝眼的女孩,她柔顺的水银色长发在风中有让月光都失色的圣洁奢华。

我曾经在起火的村庄往天空中仰望,风中传来白龙的吟唱。

用日月来记数的7年的时光,太阳神拉依然东升西沉,生命却可以历经万千动荡。
只有朔风和黄沙的大漠,是无法让他的梦想停滞的。
少年的心是跃动燃烧的影,SETO奔跑时的姿势非常矫健俊美,他甚至可以在黑夜里独自追逐风神的踪影,让星光与月光都无法驻留于那猎猎飞扬的发际,与天空和大地融为一体。
用以神赐的天赋与品性,没有双亲的男孩可以自由张开双臂一路向前。
底比斯的先王都惊叹于他的年少与才华。
在凶险的魔物训练室,年轻的神官手执千年锡杖,他纯金头饰下的脸庞英俊非凡,蓝色的眼睛沉淀下熟悉的坚定光华。
这次是SETO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就好象是时光的长河因为一个偶然而在你身边驻足。
这样让人无限怀恋的气质高华……

少女久久凝视的神情非常平静温柔。
就好象张牙舞爪的魔物不曾存在一般。
她说,KISARA。
我是KISARA。

没有任何神明替它装饰的名字,就如同羽翼一样不值得你去记它。
因为我来到这里,只是为了见你。

要过很长时间以后,SETO就会明白,在那沙漠中流入梦之彼岸的清澈河水,是可以为每一个新生的君王指引出命运的轨迹。

而KISARA的眼睛可以放弃看到自己的命运只求能一生守护爱的人。
白龙就是她的灵魂,与其他精灵不同,当白龙被抽离身体,她也会随着死去。
这就是神的力量所要付出的代价。
仅仅为了爱的人。

当我顺着河水流去的方向眺望时,我看到你站在神庙的顶端,高举黄金锡杖唱响远古流传的颂词。
太阳神拉的轨迹划过无垠天穹,他的光芒竟然可以如此分毫无差地照耀你与那新生的君王。

KISARA是在那个时候感觉到,这个世界即将迎来它命定轨迹的交叉。
她不是个会去诅咒新王的人,所以更加压抑,对于SETO,她分明地看到有黑暗在他灵魂周围盘桓。
她是熟悉那个人的,在他救自己时就明白,是内心荒芜却又坚强的人,在自甘寂寞的无助里还能向光明伸开双臂,他一旦被黑暗完全吞没,就算是神明一样的荣华都无法带他脱离痛楚。

KISARA突然觉得胸中非常痛楚,她知道,自己离开沙漠的时候到了。

就如同长期低吟的黑暗之曲终将进入高潮。

强盛文明在荒漠里的孤独旅途,永远会比先王所想更为艰苦。

当KISARA在SETO给她安排的王宫密室突然惊醒过来时,皇宫圣殿上的御座已经冰冷多日,整个宫廷已经到了连侍卫都可以随意离岗的地步。
她努力地回想,似乎有谁曾经在她沉睡的时候静静伫立一旁,目光温热坚定,让自己能在疲倦中完全放松,沉沉不愿醒来。
其实他还只是十七岁的少年,英气眉宇间依然光芒冷洌。
KISARA很快地起身,非常容易地就跑出迷宫般的宫殿。
她有种非常坚定的直觉,光似乎就是在脚下一直延伸,连从洪荒年代起就沉睡的神灵也从干涸的地底苏醒,用未卜先知的能力指引她跑到天的边际。

就像是过往时光犹如幻境在身边重现一样光华璀璨。
那一整个苍穹我为你点燃也可以为你碎裂……

用她纤薄的身躯,跑过城市繁华的大道,跑过贫穷暗地躲藏的小巷,跑过贵族出行的豪华仪仗,要把方尖塔耸立两旁的黄金宫殿与神庙都远远甩在身后几千几万里远。
天空那样纯净,银色的头发就飘动在衣裙的周围。
KISARA似乎永远会用一种分不出悲喜的表情去看世间万千。

是命中注定的心有灵犀,神明会让文字记录下历史让时空铭刻下真实。
要相信所有人心中,都拥有可以更加璀璨的光辉。
当SETO从殿宇中出来时,从地平线另一端跑来的KISARA也终于停下了脚步。
银色头发下清秀的面容,少女永远会用一种温柔的恬静去微笑。
年轻的神官久久伫立,空气中有莲花圣洁的芬芳。
彼此用最温柔的蓝色相互凝视,那在棕榈树与黄金台阶的古老庭院中是怎样一种连神话都难以描述的美丽。

哪怕为此我要用7年的时间在沙漠里独自歌唱……
也要代替你目睹所有不该发生的残酷,踏上所有未知的危险道路。

在四面八方都被危险笼罩时,年轻的神官***出精灵劈碎挡在前途的障碍。
KISARA的手被紧紧握着,SETO对他那被黑暗侵蚀掉的生父召让决斗的石板高高升起。
他看着KISARA说,“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她。”
冷洌的神情与温热的气息在风中扑来,宛如一切还在昨天。
7年的成长,那种高华的气质与自信还是熟悉得让人欣喜。

你握紧的手对我来说是多么安心的存在。

KISARA用一种近乎陶醉的神情听他说话。
17岁就已经成为全国最高的神官用一种同龄人难以企及的神情承认这个世界浓重的黑暗。
就连护国的千年神器也饱含来自地狱的绝望。
这苍苍的青天有一双能看透世间万千的眼睛,他可以用悲慈替代讽刺,但是他对正在发生的血腥屠戮却可以熟视无睹。
神官是最清楚世间黑暗的人,他头饰上纯金打造的眼镜蛇可以为他指出世间所有存在或即将存在的痛苦。
KISARA沉默着聆听那高贵的语言用冷静的方式去描绘出黑暗的恐怖。
后来SETO说,他与KISARA对望时说。
“而照亮这片黑暗的,正是名为爱的光芒!”
少女释然而笑的表情能让神明都陶醉。

绿洲的百花是在谁的教导下学会了***芳华……
会引领路人从迷途沙漠中走出的悠远歌声又是为谁而唱响……
白龙***……

SETO,我曾经在大漠的幻影中看过,在不久的将来……
整个东方都会为你朝拜……

那浮云看到过,那流光见证过,多少次我曾经独自一人在尼罗河畔歌唱,我为风神在大地上的化身祈祷他灵魂不朽。
让我为他默默守护,为他驱散心中的荒芜。
在黑暗从这片土地退散之后他将成为新一代的王君临天下……

“而照亮这片黑暗的,正是名为爱的光芒!”

这是多么迷人的,值得我甘愿用生命作为祭品的告白。

当黄英石的石板高高耸起时,年轻的神官清楚地看到白龙在挣扎几下后被永远地封印住。
他木然地扶住倒下来的少女。
KISARA的神情非常温柔,她看到那似乎会一直冷洌高傲的眼波里一瞬间无数道剧烈的流星闪过。
SETO的神情是一种非常震惊的悲痛欲绝,他抱住她反复地叫她KISARA。
意识模糊……这名字迟早会埋没于历史的风沙,以您高贵的身份不值得去多在意它。
KISARA微笑,伸出手,想替他抚去眼泪,但是到一半时无力地垂下。
她用和平时无恙的温和声音叫他SETO。
那奢华圣洁的银色头发披散在她纤薄的身躯上,眼睛里有多少连尼罗河也渗透不了的蓝?

我看到那荒芜在你心底渐次碎掉,璀璨光芒从此之为你一人照耀……

KISARA感觉到SETO在跪下时眼泪落在自己身上,温热涤荡过眼睑。
你看我的眼神永远都熟悉得刑第一次一样……
从此我灵魂的石板会因为你的眼泪而拥有停留于时空的力量。
她闭上了眼睛。

不要伤心……从今天起请忘记KISARA,我将是守卫你灵魂的精灵。

SETO,SETO,SETO……这是白龙在歌吟着你啊。


向天空祈祷,方尖塔象征了太阳的辉芒,风神从此会永远眷顾你眼睛深处的蓝。
我要为你驱散所有的黑暗,你会是这片土地上,被永远传诵的,最伟大的君王。
请你尽情放眼去看,你本来就拥有最纯净的帝王蓝,而我,将成为你灵魂的光芒。

你要记住要相信这个故事,相信我们永远不会分开。
因为在这个年代,传说也不过如此。




KISARA,
大漠的残阳会熔化一切,你和他曾经共同御马奔驰的18王朝也将在历史中化为一段传奇。
要等待,总有一天他将重新苏醒。
总有一天,一切可以重新记起。
他将会理解为什么你会选择用生命做为代价点燃他心中的璀璨光芒。
他将会明白为什么你选择了放弃永生的权力去追逐只属于他的游戏。
时间和空间会把被遗忘的传奇在每一个时代交错放映。
就如同天空最纯净的地方永远有最透彻的蓝。
他会在最后的传说时代,铭刻下总有一天会苏醒的历史。


横躺的尸骸
躯体已化为沙尘
没有黄金没有剑
只有时间的剑鞘包围着身躯
尸骸上没有法老王的名字

时间是灵魂的战场
我呐喊着
决斗之诗
朋友之词
引领我
到那非常遥远的灵魂徘徊之地


白龙,你将会和他一起穿越时空,永远相伴。

SETO,你,看到光了么?

END
avatar

帖子数 : 55
注册日期 : 10-01-1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